叶修修

他从容优雅的表皮下,藏着一颗宠辱不惊的心。
可爱极了。

【all叶】禁区(8)

一川烟草:

请勿转载


前文请戳:【1】 【2】 【3】 【4】 【5】 【6】 【7】


第二天一早,叶修是被阳光晒醒的。他用手掌盖住双眼,迷糊好一阵儿,才恢复意识。昨晚和苏沐橙聊过后,叶修有心事,在床上辗转半天才睡,窗帘也忘记拉上。他掀开被子翻身下床,花十分钟简单洗漱后下楼吃早餐。


白色的欧式餐桌旁早就坐了两个人。早餐是简单的培根煎蛋和烤好的吐司,叶修喝不习惯牛奶,他的那杯被人贴心地换成豆浆。餐桌中央的琉璃花瓶里插着几枝新鲜的、还沾着露水的百合花。


喻文州执餐叉的手一顿,见叶修下楼,温和地笑笑:“早安,过来吃饭吧。今天阿姨请假,我简单做了点。”


叶修还没来得及回话,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快步走到叶修身边,椅子因为他猛然站起的动作发出吱呀一声。他今天穿了身深蓝色的字母连帽卫衣,栗金色的头发被抓得蓬松,全然不见昨天那副颓废荒唐的样子,倒是和荧屏上的阳光形象重合了。


黄少天单臂搂住叶修肩膀,柔软的发丝擦过对方脸颊,惹得人向后一躲。黄少天更近地凑过去,唇间呵出的热气搔过叶修脸上细小几近透明的汗毛,吹得他很痒。


“呃,黄……”


“叫我少天就好!千万别叫前辈!都把我叫老了!”黄少天一点都没有前辈架子,让叶修直呼他的名字。这番话牵动了喻文州的神经。他和黄少天年纪相仿,当初叶修刚到公司时却定下规矩,在公开场合必须叫前辈。而现在黄少天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喻文州抬起眼皮,正好撞上叶修探寻的视线。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要不然又该折腾。嗯,如果你想,私下里叫我的名字,也不是不行。”喻文州回应道。


叶修摇了摇头:“还是叫前辈吧。”


“文州”二字叫出来,总感觉过于亲昵了。


黄少天摇晃着叶修的肩膀:“来来来,叫一声我听听呗?”


叶修嘴唇蠕动两下,“少天”两个字顺着弹动的舌尖溜出来,像两颗滚圆的糖果,听得人心里一甜。


黄少天蜜色的眼睛眯起来,晨光照耀下,他的睫毛是浅浅的棕色,声音里残留着刚才入腹的那杯热巧克力的甜腻:“真好听,比其他人叫得都好听。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呢,我真是喜欢死你了。”


黄少天的甜言蜜语脱口而出,从来不打草稿,这对他来说简直和说垃圾话一样轻松,但前者也是要挑说话对象的。他期待着叶修的反应。会脸红呢?还是会羞得推开他呢?黄少天心思转得飞快,短短两秒钟脑中闪过了十几种叶修会做出的反应。


叶修听了黄少天的情话,直感觉大清早的,太腻了。虽然黄少天气质清爽,形貌俱佳,叶修此时胃里空空,却仍有一种饱腹感。


他挑着嘴角,颊边单颗小酒窝隐隐浮现,弯起眼睛反撩了黄少天一下:“少天也可爱,我也喜欢你。”他最后一个字尾音上扬,带着刚睡醒的鼻音,每个字黏连在一起,像小孩子直白地表达爱意似的。倒惹得黄少天不自觉地反手盖住脸颊。他下意识地以为自己脸红了。


被归为“其他人”的喻文州干咳一声,打断二人间旖旎温馨的气氛。


叶修反撩成功,心情颇好地坐在座位上享用他的早餐。


黄少天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反将一军。他咬咬牙,又忽而笑起来。喻文州眼角一瞥正瞧见他自顾自地傻笑,心生嫌弃,懒得理他,伸手拿过盛豆浆的玻璃容器,给叶修添了半杯。


黄少天把椅子拽到叶修身边,双手合十做了个讨饶的动作:“那个,叶修啊,昨晚我喝多了,没有对你做出什么奇怪的事吧?要是做了什么冒犯了你,你千万别介意啊!我跟你道歉!”


叶修回想起那糟心的一晚,胃里就开始不舒服。他按捺跳起的眉头,扯着笑说:“没做什么,昨晚你很早就睡了。对了……你有没有……嗯,感觉不舒服之类的?”


叶修的视线在黄少天下半身状似不经意地遛了一圈。


黄少天摸着后脖颈装傻:“啊?什么不舒服?”


“就是……”具体部位实在难以启齿,叶修犯了难。


偏偏黄少天跟好奇宝宝似的刨根问底:“我哪里不舒服?我怎么不知道?你告诉我嘛!”


喻文州看不下去了,冷着嗓子替叶修解围:“你昨天喝醉后,头撞在桌角,还打翻了玻璃杯。叶修是在问你脑袋有没有撞傻。看你今早胡言乱语,估计是傻了。给你批半天假,去脑科看看吧。”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他对喻文州挤挤眼,感谢他帮忙。喻文州唇角勾了勾,起身把自己那份餐盘端到厨房。


被挖苦的黄少天冲着喻文州的背影瞪瞪眼睛,和叶修说他坏话:“这个家伙最近肯定没有xing生活,你看他那一脸内分泌失调的样子,虚火旺盛!”


叶修反过来调侃他一句:“你气色不错,看来xing生活和谐?”


黄少天被噎了一句,一时竟无法反驳。叶修咬了大半块吐司,放在口中咀嚼,右侧脸颊鼓起一个小包。


黄少天伸手去戳他的脸:“我靠你和他是一路的是不是?就会欺负我!你怎么这么坏!”


叶修的上半身不断后仰,嬉笑着避开黄少天的手。忽地,脑袋触到一处柔软的东西。叶修仰头一看,原来是喻文州洗完手,站在他身后。


喻文州挠挠他的下颌,像在逗一只猫,叶修怕痒地躲开。


“看来你俩相处得不错。那就别再耽误时间了,赶快对剧本,开拍的日子很快就到。对了少天,你的剧本看了没看?”


黄少天从唯一一把空椅子上拿过单肩背包,翻出厚厚的剧本。看纸张的褶皱程度,估计他也做了不少功课。


“那还用说!我是很敬业的演员好吧?这小剧本我都翻了不下三十遍了。我看了,人物关系不复杂,剧情也很简单。就是好久没演小男生了,有点不适应。”


黄少天这两年在转型。他早年因为外形的关系,演了很多青春偶像剧。他有点娃娃脸,那双少年感十足的圆眼睛能让黄少天演校园剧演到30岁。不过黄少天显然是个有野心的人,偶像剧套路固定,人设单薄,说白了就是看脸,观众们也都心知肚明。只要长得帅,面瘫都能火。黄少天要成为演员,当然不能放任偶像剧束缚了自身发展。两年前,他主演了一部悬疑剧,饰演一位高智商的fanzui天才。剧中他极其擅长伪装,甚至骗过了和他全程在一起追捕的女搭档。直到最后那位女警官都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对猫猫狗狗充满爱心,每天计划着多做几件好事的青年,双手沾满了鲜血。


不过据说黄少天为那部剧也遭了不少罪,压力大到爆炸,整日处在分裂崩溃的边缘。剧组的工作人员跟着饱受折磨,因为黄少天的解压方式就是四处找人谈心谈理想谈人生哲学,话比平时多了三倍不止。


付出总会有回报,黄少天转型成功,凭借一部剧在当年一举斩获三项大奖。


这段往事是叶修从戴妍琦那一大堆有的没的八卦里筛选出来的重要信息。他很困惑。黄少天既然已经决定放弃做流量小生,怎么又要走回头路了?叶修所能想到的最可能的原因,是他看在喻文州的面子上,接了这部剧。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喻文州为什么非要请黄少天这种咖位的来和自己搭戏?


这几个问题一直困扰叶修。等黄少天提出要和他偷偷溜去拍摄场地看看后,在半路,叶修说出了自己的困惑。


“我申请的啊!”黄少天偏过头,对坐在副驾驶的人露齿一笑。


“啊?怎么申请?”叶修一愣。


“哦,就是你要先和你的经纪人说要演哪部剧,然后由他来递交表格,之后——”黄少天一板一眼地给叶修讲申请流程。


“不是不是,”叶修摆摆手,“我是想问你……为什么要申请演这部剧?我知道你前两年好不容易转型。嗯……应该不需要再接校园剧了。而且网上的评价……可能也对你不利。”


黄少天熟练地操纵着方向盘,低调的黑色跑车平滑地驶过路口。他的指甲敲了敲真皮方向盘套上的纹路,咧开嘴角露出尖尖的虎牙。


“想接就接咯,网友爱说什么说什么呗,我不在乎那个。你的第一部剧我看了,虽然说刻意“演”的痕迹在,有些地方处理得不自然。但你天赋不错,就是缺少经验而已。喻文州和你搭戏之后,天天在我面前念叨你多么多么聪明。我心里好奇。楚云秀新剧本写出来了,据说是给你写的,我要了一份,觉得不错,就递了申请表。正好文州他心中的人选也是我,我们俩一拍即合,角色就定啦。到时候试镜什么的走走程序就行。”


黄少天边解释边把车子停在s大侧门一处隐蔽的停车场。他脱下身上的名牌,换上普通的墨蓝色棉服,用黑色的鸭舌帽盖住一头显眼的金发。黄少天看了看坐在副驾驶消化他方才释放出的一连串信息的叶修,又弯腰从后座翻出另一顶同款帽子,戴在叶修头上。他捏了叶修的脸颊一把,让他回神。


“别想啦,你只要把戏演好就行。你是喻文州带的,他捧新人就喜欢把人捧上天,有什么好资源一定要招揽过来给你用。你是这两年他唯一收的一个,不对你好,他要对谁好?”黄少天让叶修卸下心理负担。他眼神一闪,想到什么,笑得不正经,“你说,这部戏里,会不会有……那种情节啊?”


“啊?”叶修反应了一下,立刻明白对方再说什么。他拧着眉想了想,一本正经地猜测,“不会吧,这不是个校园剧吗?讲的还是发小的故事,没必要这么限制级吧?”


“唔,谁知道呢,说不定高层和赞助商心思一改,就加上了呢。”


黄少天语焉不详地说了一句。他手指一滑,解开叶修的安全带。他上身一倾,瞬间拉近两人的距离,叶修甚至能数清对方的睫毛。


黄少天垂着眸,叶修一时摸不清他心思。空气里的水分似乎一瞬间被抽走,叶修舔了舔唇,莫名觉得口渴。


忘掉昨晚发生的不愉快,他和黄少天算得上一见如故。黄少天性格外向,哪怕和公司执勤的保安都能聊上两句。他的粉丝喜欢把他比作小太阳,因为他待人从来没有架子,即使对待粉丝,也是耐心热情的。近距离的接触让叶修感受到他身上偏高的体温,这个人不说话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让人舒服得昏昏欲睡的暖意。


但他怎么能有一双这么冷静的眼呢?


喻文州是稳重严谨的操盘手,他擅长织网,周密地考虑一切,列出最好和最坏的结果,并相应给出应对方案,他总能把图谋之物一网打尽。黄少天是狡猾的猎手,他有着和外表不相符的沉着冷静,他伪装成无害纯良的样子,麻痹猎物的神经,然后,在它心上猛地刺入一剑,连痛苦都来不及察觉。


叶修被迫回想起昨天那个不算美好的夜晚,当黄少天把他压制在沙发上时露出的轻佻又凌厉的眼神,那分明是捕食者在审视猎物的眼神。


唇间传来的濡湿感唤回叶修的意识,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黄少天趁他不备舔了他下唇一口。


“你还没醒酒?”叶修眉头紧锁,怀疑地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的圆眼里盛满了委屈,他做出西子捧心状:“伤心了,人家明明只是想让你回神而已,你居然这么冤枉我!”


随着黄少天的身体回到驾驶位,周遭令人窒息的压力骤地消失,叶修心里松口气,把鸭舌帽帽檐扶正,和“一脸心碎”的黄少天说:“下车吧大明星,别再演了,留着力气下周用吧!”


 


s大在校园规划方面下了大力气,前几年校长还让人栽了一片枫树林和几十棵樱花树。校园的每个角落都是风景,根本不需要费心思取景,这也是为什么剧组决定把主拍摄场地选在这里的原因。黄少天对这里的路线很熟悉,专挑人少的小径带叶修走。两人一路上没被任何人识破身份,幸运地从侧门进入了藏书馆。藏书馆总共三层,顶层还有一间小阁楼。馆内布局分东西两侧,东侧是老藏书馆,监控设备还没上齐,西侧是崭新的自习室,不时有学生端着水杯抱着三四本书走进去。


黄少天神奇地变出两张校园卡,带着叶修大大方方地刷卡进去。叶修小声问他卡的来历,他用同样的音量说,是自己造的假卡。见叶修惊讶地瞪大眼,黄少天憋笑憋得厉害,耳朵都红了。


“你怎么这么可爱呢?当然是骗你的啦!因为过几天就要拍摄,剧组的工作人员提前给我的啦。”


叶修轻易相信了黄少天的玩笑话,还想问他什么时候开展的造假副业呢。他无奈地摇摇头,被对方半揽半推地带去一间阅览室。


这件阅览室显然有年头了。虽然外面的门早就换成两扇磨砂的自动玻璃门,但里面的书架仍保留了几个上世纪才有的牛皮包裹的铁书架。两排书架之间过人的空隙很小,书架的高度也很高,顶部几乎能触到天花板。黄少天一闪身,拐进了前面一排书架,消失在叶修的视野范围内。叶修在他后面六七步远,刚数到对方消失的那排,脚尖正要踏进去时,却被一股力道拽了进去。


叶修倒吸一口凉气。慌乱中他扶住什么东西借力。叶修抬起脸,正对上黄少天闪着笑意的眸子。


他的双手正搭在黄少天的肩膀。


叶修皱皱眉,刚要质问对方怎么回事,黄少天伸出食指抵在他唇上。


“嘘,别说话,”黄少天悄声说着,眼睛左右瞻望,仿佛不希望打扰到书架外面的其他人,他把视线又集中在叶修脸上,搭在对方腰间的手收紧一点,秋日的阳光从透明的玻璃窗照射过来,空气中飘动着金色的细小的尘埃。


黄少天的声音都带着午后阳光的味道,暖融融的。


“我们在这里对一遍戏。”


叶修听见对方小声念了句“action”,他轻轻闭了下眼睛,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入戏的状态。


他记得这段戏,互通心意的两位主角偷偷溜到阅览室,在周遭书架的掩护下亲吻,是一场很甜蜜的吻戏。这段的开场第一句是叶修的台词。


“干嘛带我来这里啊……”叶修进入角色,有些埋怨地拍了黄少天肩膀一下。


黄少天夸张地闷吭一声,半强迫地抓起叶修的手给他揉肩膀。叶修顺着他的力道揉了两下,就被对方不老实地亲了手背一口。他就势抽回手,黄少天却把他的手揣在自己的外套兜里。


“把你揣进兜里,看谁还跟我抢!”黄少天笑得很坏,单颗小虎牙自带一股执拗的稚气。


叶修本想嫌弃地白他一眼,又实在忍不住,嘴角漾起幸福的笑意。他此刻就是初尝爱情的主角,想和爱人时刻黏在一起,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温馨又羞涩的甜意。这处狭小的空间升华了感情,又把这份青涩的爱情置于一种时时会被人窥见的处境,让一对恋人又凭空生出刺激感。叶修不敢大声说话,所以他上身前倾,下颌抵在黄少天肩膀,在对方耳边小声说着:“那你可要看紧一点,别把我弄丢了。弄丢了,可就找不回来了。”


黄少天用手指勾过叶修的下颌,让他枕在自己肩膀,给了他一个轻如羽毛的吻。


“不会的,我把你放在心上,放在一个谁也够不到的地方。除非剜掉我的心,否则——”


走个链接


他们在彼此的眼中看见审视着对方的自己。黄少天的舌尖退回,缓缓划过尖锐的虎牙,猎手在心底满意地笑了,他发现了一只聪慧的、有着高贵皮毛的雪狐。


——tbc


写到最后,莫名狗里狗气。
ps:链接正常可以用手机点开,戳进链接后稍微等待一会儿就能刷新出文字,不要着急退出来。

评论

热度(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