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沉迷all叶,周叶,黄叶,双叶,乐叶。
另少量双花叶和白起。

【all叶】镜花浮屠录3

铃聿:

猜猜美男是谁?(='_'=)


3


王杰希,当朝右相,在宫中地位和左相持平,照理也应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但事实上,他却是个相当不受宠的。


比起左相叶秋来,王杰希受到的打压和排挤要多得多,在朝堂上,储君也鲜少维护他,待他十分苛刻,因此整个宫里的人都知叶修不喜他。


当然,这事肯定是叶秋干出来的,趁假冒储君的机会狠狠打压自己的竞争对手,营造一种储君偏爱自己的假象,这方面他做起来可是毫不手软。


至于叶修本人,他对王杰希并不排斥,反倒是有几分赏识的。


这位右相行事很有手段,喜欢出其不意,反其道行之。此外,作风正派,不卑不亢,不藏私不结党,对于旁人明里暗里的挑拨也是视若无睹,真正是个用心为政的人。


只是有一点,让叶修略感不安。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每当王杰希默默凝视他时,他总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而且不论他和叶秋怎么互换身份,王杰希的目光总是追随着他,哪怕是向“储君”递折子时,所注视的人也是他这个“左相”。


难道真的被他识破了?叶修不禁怀疑。


可自己究竟是哪里露陷了呢?


他自信从外表和声音上,无人能区分他们,那么只剩下体味这一特征了。


同为男性,叶秋属阳,他属阴,某些嗅觉灵敏的种族的确是可以嗅出区别来。但一来他们都尚未成年,体味不显,二来,王杰希是羽族,嗅觉并不发达,连韩文清都没嗅出来的秘密,他一只绿枭又怎么可能做到呢?


叶修百思不得解。


此时,王杰希冷着一张脸,并不回答他之前的问题,只是默默盯着天熙池水,透过那如镜般清澈无暇的水面遥望地界,表情始终淡淡的。


或许是当猫头鹰的时间太长了,他在化作人形时也习惯眯起一只眼,看起来就像是两眼大小不对称。不过倒也不影响美观,羽族男性天生秀美,王杰希的相貌还是很出挑的。


“终于……要离开了吗?”


沉默许久,王杰希开口问。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叶修不知该怎么接,于是索性不接,装傻充愣。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又问: “听说殿下在朝堂上调戏了兽王韩文清,此事可当真?”


“我没上朝,我怎知道?”叶修在面具后笑了笑,不上当。


“再过一个月,将有十三位美人被送进宫里,殿下准备全收了吗?”


“收不收,殿下自有决断。殿下的圣意,岂是我等可以妄加揣测的?”


“那依左相之见,殿下更偏爱十三支中的哪一支?”


“怎么,你想投其所好?”叶修笑问。


本来只是随口调侃,作不得真,不料王杰希却目光熠熠地看着他,语气十分郑重:


“不错,我正是想投你所好。不知殿下喜不喜欢枭族呢?”


“……”叶修一僵,脸上忽觉热辣辣的。


心道幸好自己戴了面具,要不然这表情被人看去了可不得了。


不过这王杰希,未免也太直接了吧?竟然说得如此露骨!以前还懂得隐匿一二,现在是根本连藏都懒得藏了是吧?


还是说……他不是想推销自己,只是想为自己族人探探口风?


想到这里,叶修稳了稳心神,淡然笑道:


“呵呵,王大人真爱说笑……你们枭族把美人呈上来,跳支舞,变个形,殿下看了才知道合不合口味,在那之前谁知道喜不喜欢呢?”


王杰希一愣,脸色随即黯淡下来,眼中的神彩也消了大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叶修还在敷衍地打太极,那答案也就不言而喻了。


“明白了。”王杰希敛去目中所有情绪,恢复最初的冷淡,躬身行了个礼,道,“那么,我就不打扰左相大人了,告辞。”


说罢,转身就走。


叶修看着他寂寥的背影,心中略有些迷茫。这人急急飞来此地,只是为了索要这样一个答案吗?而这答案,他听了是喜是忧也不表态,听完就直接走了?


啧,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怪人哪!


*****


皇宫建在高处,以云河为隔,天水为幕,远远观去犹如一座空中城池,因此皇宫也被称作“天上城”,皇宫以外的地方,则统称为“地界”。


从皇宫到地界,有很多种方法,叶修每次选的都是最快的一条捷径,即是从天熙池的泉门直接跳下。


这种方法好处很多,既省时省力,又能避人耳目,当然坏处也是有的,那就是——


偶尔,会摔个狗吃屎。


就好比现在,叶修以撅腚的姿势降落在一滩烂泥中,四肢着地,一脸泥浆,好端端一身青纹白袍就这么被糟蹋了,银色面具也不知滚去了哪里……


“唉……”


叶修长长哀叹一声,起身甩泥,正准备找个池子好好清洗一番,便听身后传来汩汩水声。


他回头一看,原来泥潭边上就是一条小溪,溪水由东往西,横穿树林,在中间汇成一个湖泊,波光粼粼的湖面掩映在绿叶繁花之间,一眼望去景色甚美。


也好,就在这里净个身吧……叶修如此想着,迈步走进林间。


不料,拨开树枝一看,却有人比他抢先一步占了这湖水。


还是个清隽绝美的裸‖男……

评论

热度(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