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他从容优雅的表皮下,藏着一颗宠辱不惊的心。
可爱极了。

【all叶】镜花浮屠录7

铃聿:

大家好,从现在起,我叫铃解衣……


♂♂♂♂


7


喻文州只觉有股钻心的疼从身体深处蔓延,疼得他呼吸都停了几拍。但他的脸上不显,表情也依旧镇定,只是袖中双手不自觉握拳,指甲入肉而未觉。


“试一试?殿下想试什么?”他轻声问。


叶修察觉到喻文州的紧绷,又回头望了一眼面红耳赤的周泽楷,仿若忽然想到什么,哭笑不得道:


“你们两个,胡思乱想什么呢!本君要看那书,不是为了做那等床笫之事,而是为了寻一味药!”


“药?”喻文州一怔,胸口的浊气倏地泄了,手指也下意识松了松。


“不错,天阳和地阴的调和之药。”叶修道,“方解衣的书,的确是以房中术而出名,但其实他对五族十三支的身体构造和阴阳体质的药理研究,并不亚于房中术,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本君想找书来试一试,看看是否有法子调养身体。”


喻文州听到此,才算是略微放下心来。


原来,叶修不是要和那小白脸欢好……也是,他身为储君,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何需特意出宫找这种来路不明的男子野合……


不过听叶修的意思,难道这位小白脸,也是天阳体质?


悄悄瞥了一眼周泽楷,喻文州想了片刻,躬身行礼道:


“多谢殿下解惑,下官受教了。这本镜花浮屠录的确是由蛟族保管着,现收于藏宝阁内,请殿下随我来。”


说罢,喻文州唤来亲信,低声耳语几句,便带领叶修和周泽楷前往藏宝阁。


***


一行人出了议事厅,穿过水晶廊柱,踏上珊瑚琉璃铺就的小路。


之前叶修来到这议事厅,走的是位于集市隐蔽处的一条密道。那是多年前他和喻文州分别时,喻文州向他许下的承诺——若有事找他,便去蓝雨城的集市寻一卖珍珠的老妪。


而几十年过去,那卖珍珠的老妪还在,喻文州始终遵守着这一承诺,可见他行事稳妥,很重情义,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思及此,叶修不由向喻文州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喻文州敏锐地捕捉到他的眼神,心中微甜,笑着问道: “殿下为何这样看下官?”


他的这一笑,宛如春风拂面,轻柔又不失男子魅力。叶修不由一愣,下意识感叹,其实文州也是个少见的美男子呢……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太过唐突,平白玷污了这份友谊,便立即掐断旖思,把不该有的念头抛诸脑后,正色回道:


“我只是想起了从前和你们游山玩水的日子,突然有些怀念罢了。”


喻文州心中动容,脸上的笑意又扩大了几分。


从刚才起,叶修一直自称“本君”,刻意和他保持距离,两人之间生分了许多。而此刻,他终于是放下了戒心,改为寻常称呼,无形中又把距离拉了回来。


“殿下……叶修……”


喻文州正想像从前那样唤他名字,倏然,眼角余光捕捉到一道凌厉的寒芒,竟似是冲着叶修而来!


“小心!”


喻文州脱口而出,本能地扑倒叶修,用自己的背部替他当挡箭牌。电光石火之间,只听耳边“飕飕飕”的冷箭声不断,怒喝声,惨叫声,此起彼伏……混乱中,喻文州的手臂也中了一箭,但他毫不在意,始终紧紧抱住身下的叶修,不曾挪开半步。


然而片刻之后,他察觉动静不太对,疑惑地抬头,眼前的一幕让他眉头紧蹙:


只见那长相俊美的小白脸不知从何处摸出两把十字弩,正以惊人的速度发射箭光,不仅把敌人射来的冷箭全数拦截,还反过来像打靶子似的将对面一众人射得哭爹喊娘。原来,方才那些惨叫声,都是敌人发出的……


喻文州当即心下一沉,提起十二分警觉:


此男子不简单!表面上斯斯文文、寡言少语,想不到一出手竟有如此强大的爆发力,双弩齐发,还能做到那般精准,显然是经过特殊训练,绝非池中之物。


躺在地上的叶修也注意到了周泽楷不凡的身手,和喻文州的警惕不同,他的眼中更多的是惊艳。


不过,他此刻无暇顾及其他,只是小心推开喻文州,关切询问: “你怎么样?可有受伤?”


“小伤而已。”喻文州笑了笑,反问道, “殿下呢?”


“我自然无事,多亏了你的舍命相救,不过……唉,你一个文将,这又是何苦呢?”


喻文州的原形是黑蛟,会一些简单的水族法术,却不是个能武善战的。而叶修身为龙族,天生战力超群,照理根本不需要喻文州的保护。


喻文州温和一笑,回答道:


“我也知道,凭你的实力,自是不惧这些杂兵。但真要动起手来,难免暴露你的真龙气息,我们蓝雨城可担不起这个责任,所以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替你挡上这一回。”


这话,便是喻文州的谦虚之辞了。事实上,叶修看得清清楚楚,刚才那一瞬间,喻文州的反应完全是出自本能,不计代价,不顾生死,绝无他所谓的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你……唉……”


叶修也不再多言,喻文州的这份心意,他牢记在心便是了。


待蓝雨城中护卫赶到后,叶修便欲将喻文州搀扶起,找个安全处替他包扎。


可就在这时,天空忽然暗下,一声大喝从天边传来:


“小贼!哪里跑!”


只见半空中,一条金黄色大蛟神气活现地扭动着,一边扭,一边降下数道电闪雷鸣。


轰隆隆——噼呖呖——哗啦啦——


紧接着,一朵袖珍乌云笼罩在叶修头上,玩命似的下起倾盆大雨,别的地方都不浇,就只把叶修浇了个透心凉……


喻文州和叶修彼此瞪眼,相顾无言。


随后,喻文州默默拿出两团棉花,塞住了耳朵。


叶修深吸一口气,真龙怒吼:


“黄—少—天!你给我滚下来!!”

评论

热度(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