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他从容优雅的表皮下,藏着一颗宠辱不惊的心。
可爱极了。

【all叶】镜花浮屠录5

铃聿:

感谢大家的打赏~(*Ü*)ノ☀


5


周泽楷听叶修靠在自己背上直喘气,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可是想反身看他,又拗不过去,只能原地打转干着急。


“前辈,莫非你……晕马……”


“呕,别转了,快放我下来……”叶修掩嘴呻吟。


周泽楷急忙蹲下马身,小心翼翼将叶修抱下,随后找了个阴凉处让他躺下休息。


叶修吹了半天的风,才终于缓过劲来。心道: 他才不是晕马呢,而是先前闻到了一股撩人的正阳气息,正心潮澎湃时,被他一路狂颠着赶来,这才失了态。


想到那股气息,叶修狐疑地望向周泽楷,若有所思道: “小周,你成年了吗?”


“已经成年。”周泽楷老实回答。


“你是正阳体质?”叶修又问。


周泽楷点点头,又赧然补充: “我是……天阳。”


叶修心中一动,看向他的目光中,不自觉地就带上了一点颜色。


世间男女各分阴阳,正阳男,正阳女,正阴男,正阴女,共四种性别。其中,又以两种极限体质为最,“地阴”和“天阳”,皆是极为罕见的缺陷体质。


传闻天阳者与地阴者,天生相吸相恋,高度契合,尤其是地阴者成年后第一次潮期时,若能两相结合,必成终生眷属。


但传闻只是传闻,叶修其实并不以为意。他自己就是地阴体质,活了近三百年,也不是没见过天阳者,男女老少都有,却从未感受过特殊的吸引力。


倒是眼前这个獬豸男子,让他第一次有了些许悸动……叶修猜测,或许是因为他的初次潮期将至,身体格外敏感的缘故罢。


思及此,他又抬头仔细打量周泽楷,试探道:


“下个月大典,你们獬豸一族向宫中敬献的美人,是不是就是你?”


此话一出,周泽楷瞬间就闹了个大红脸。


各族各支往后宫献美人,献给的是谁?不就是叶修这个储君吗?而储君现在直截了当问他,那个美人是不是他,这话中的含义他岂会听不出来?


但脸红过后,他的神色又黯淡下来,平静而低落道:


“不是。”


“竟然不是你?”叶修意外地挑眉,“那是谁?”


“是……是小江。”周泽楷僵硬地答,“他和我同年,正阳男子,不过他头上的毛色是棕色的。”


“哦。”叶修应了一声,不置可否,“原来并不是把最美的献给我啊。”


周泽楷呆立了片刻,忽然发觉自己这么说很不妥,忙结结巴巴解释: “我……我并无贬低之意,棕色也很好,不比白色差……小江、小江也很美……”


他越说越急,像是生怕叶修误会他的意思,可又偏偏词不达意,因而急得冒出薄汗,整张脸写满沮丧。


“我知道,你不必紧张,我也只是随口一问。”叶修淡淡道,“小江就小江吧,谁来后宫还不是一样。”


周泽楷于是垂下头,不再言语,只是眼中的光彩不再,举止也有气无力。


“只不过,我有件极重要的事,或许需要天阳者相助。”叶修笑着看向他,“小周,你愿不愿意助我?”


周泽楷讶异抬头,满脸惊喜,脱口而出: “愿意!”


“呵,你都不问问是何事就答应,不怕我害你吗?”


周泽楷摇头,正色道: “獬豸一族能窥原形,更能观人心……前辈的心明净温暖,澄澈浩然,故绝不会害我。”


叶修一愣,随即坦然受之: “嗯,听了三百年的马屁,就属你的最熨帖。果然马屁这东西得要自己有,才能拍得到位。”


“……”周泽楷回头看了眼自己的马臀,滑下冷汗。


***


之后,周泽楷又疾跑回家,带了套衣服回来,化成人形整装完毕,心满意足地跟在叶修身后逛起了集市。


此处是蛟族领地,因此卖的大多是水产品,叶修在人群中信步穿梭,左顾右盼。四周百姓频频向他们二人投来惊艳的目光,叶修全然不在意,最终停在一个卖珍珠的老妇人面前。


“两位公子,买珍珠不?”老妇人掀开松垂的眼皮,瞅了两人一眼。


“不买。”叶修背着手,悠闲笑道,“我找喻文州。”


“什么粥不粥的,要买粥去隔壁刘老头的摊子,这里只有珍珠。”老妇人见没有生意,又垂下脑袋,作假寐状。


“我找喻文州有要事,麻烦长老替我通报一声。”叶修仍然一副笃定的模样,笑容很自信。


老妇人听见“长老”二字,警觉地交互看了两人几眼,阴阳怪气地笑道:


“老身在这里摆了十年摊子,还从来没见过像二位这样清贵的公子。老身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不知道公子说的是啥,不过如果能有件稀罕物给老身提提神,说不准就能想起些什么,嘿嘿……”


周泽楷一听便皱起眉,这老妇摆明了是想讨要好处,且胃口不小啊!


正想劝阻,却见叶修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拔下一片晶亮透明的东西,递给老妇人说:


“这个,够提神了吧?”


老妇人接过一看,顿时吓得一屁股摔倒在地,嘴唇抖抖索索了好半天,才颤声吐出几个字:


“龙、龙、龙…………龙鳞?!”

评论

热度(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