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沉迷all叶,周叶,黄叶,双叶,乐叶。
另少量双花叶和白起。

【all叶】镜花浮屠录2

铃聿:

设定见上一章


♂♂♂♂


2


储君的寝宫月修殿前,两排羽族宫女跪在大殿左右,见了叶修便齐齐磕头。


“殿下!”


“都退下吧。”叶修抬手一挥,对身后另一个犬族少年道,“邱非,你守在这里,任何人都不准放进来。”


“是,殿下。”邱非躬身行礼,又问道,“可若是陶大人派人来……?”


“就说我不舒服,已经睡下了。”叶修道。


“遵命。”


叶修点点头,脱下厚重华丽的皇袍丢给邱非,转身走向大殿浴池。


月修殿的浴池是叶修亲自设计,并请了水族第一工匠秘密打造而成的。池子外表倒并不显得多华贵,但底下构造却巧夺天工,而且还隐藏了一些特殊的秘密,因此叶修泡澡时,从不允许有外人在场,哪怕是两位亲信乔一帆和邱非,也从未见过储君沐浴时的样子。


脱了内袍和亵裤,叶修光着身子坐在浴池边,解下头顶发冠,让一头长发披散及腰。随后,他缓缓滑入池中,放松四肢。


“呼……”


周身浸没在热水中的舒畅,让他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愉悦的叹息,同时,身上也逐渐起了变化。


这是龙族与生俱来的一个特点,每当身体感到舒服时,就会忍不住露出半兽形态。叶修也不例外。


不过他还是幼龙,所以只是额头上冒出了一对小巧的金色龙角,尾骨处长出短短一截龙尾罢了。


就在叶修仰头靠在岸上,甩着龙尾闭目养神时,水底渐渐浮上两条白皙的手臂,轻柔地搂住了他的腰。


随即,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年轻男子悄悄贴了上来。


“累了吗?”男子的音色和叶修十分相似。


“累死了!”叶修没有睁眼,只是皱着眉叹道,“那帮老甲鱼一直揪着我的性别问题不放,都三百年了,还想找借口拖延,实在是烦不胜烦啊……”


“哼!就知道他们没安好心,五族十三支一个个全都觊觎着你那把龙椅呢,他们也配?我看你还是对他们太客气了,下次换我去教训他们!”


说着,男子气鼓鼓地摘下面具,露出了一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


叶秋,叶修的双生龙,和叶修同根同源同一血脉,却不是纯血真龙,而是一条混血银龙。


皇帝的双生龙历来都是一个不祥征兆,照理在出生时就该被处死的。然而叶修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用真龙之气死死守护弟弟,不让任何人靠近半步,前任皇后也是个宽厚的,不忍心就这样扼杀一条幼龙,就这样,叶秋才勉强捡回一条小命,秘密养在宫中。


叶修满一百岁后,理所当然地被立为了储君。按照古礼法,在正式场合时,储君的面部要画上金龙图腾,一方面显示至高无上的尊贵,另一方面,也是掩盖帝王表情的一种手段。


而差不多就在那个时候,叶秋也开始在宫中活跃起来,他的身份自然不是叶修的双生龙,而是——


当朝左相。叶修的左膀右臂。


只是他常年戴着一张银色面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整个宫中知道他秘密的人寥寥无几。


众人只知,储君对这位左相十分信任,且极其护短,容不得旁人对他有半点不敬。却不知,其实大部分时候,储君和左相都是换着身份玩儿的……


这两人,一个画图腾,一个戴面具,本身容貌和声音又毫无二致,所以两百年来从没被人拆穿过,哪怕是贴身犬侍也被蒙在鼓里。


“换你是可以,不过你可别冲动,万一露陷就不好了。”


叶修说着,拉过弟弟的脸,将两人的额头相互一碰,自己的金红色图腾就印到了叶秋的脸上。


“那么,你就暂时代替我几天吧,等会儿替我宣一道旨,就说左相微服出巡。”叶修说。


“你要出宫?”叶秋惊道,“在这个节骨眼上?”


“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才要出宫啊。”叶修笑了笑说,“这次我可不是偷溜出去玩儿,我是有正事要办的。”


“什么正事?”叶秋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叶修却只是笑而不语,神色自然。随后,他垂下目光,盯着叶秋殷红的唇看了片刻,伸出拇指抚了抚,轻轻吻了上去。


叶秋脸上一红,忙闭上眼睛回应他的吻,比他更直接更热情。


待到两人都呼吸急促,面色泛红时,叶修才移开嘴唇,捧着叶秋的脸肃然问:


“叶秋,你相信我吗?”


“自然相信。”叶秋毫不犹豫答。他这条命都是叶修的,还谈什么相不相信的。


“好,我也相信你。”叶修直视他的眼睛认真道,“在这宫中,我只相信你。你也一样,谁也不能信,只能信我,你明白吗?”


叶秋愣了愣,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话的意思,叶修已经走出浴池,穿上了一件普通的青纹白袍。


“记住,不论发生何事,相信我,等我回来。”


最后交代了这样一句,叶修回头看了弟弟一眼,敛去龙角龙尾,戴上银色面具,匆匆离开了月修殿。


门口的邱非和两名侍女只当他是左相,也不多言,微微躬身目送他远去。


须臾,叶修来到皇宫深处的天熙池边,命两名侍卫打开通向地界的泉门。


以左相身份偷溜出宫,对叶修来说不是第一次了,和这两名侍卫也是相当熟络,因此他一提出要求,侍卫便十分恭敬地开了锁,甚至都没要他出示殿下的令牌。


“左相大人,请。”侍卫客气地为叶修掀开一道水帘,示意他进入。


“有劳了。”


叶修点点头,正要往泉中走时,却忽听半空传来一道尖利的啸声,旋即,一只青绿色大枭从天而降,扑扇着翅膀落在叶修面前,渐渐化作了人形。


叶修不动声色盯着他,似笑非笑道:


“我当是谁,原来是右相王大人,你也要微服出巡吗?”

评论

热度(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