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他从容优雅的表皮下,藏着一颗宠辱不惊的心。
可爱极了。

【all叶】镜花浮屠录4

铃聿:

大家都猜对啦(๑´ლ`๑)果然说到绝色,就必然会想到小周啊~


♂♂♂♂


4


男子身材修长匀称,肌理结实而有力,腰臀线条极美。由于背对叶修站着,一头及腰的白发如绢丝般流泻,更衬得他身姿奇俊,气质出尘。


微风拂过,翩飞的树叶带起他的长发,他伸手将纷乱的发丝拢入耳后,不经意间,便露出了一张绝美无双的侧颜。


叶修讶异地微微张嘴,一时看得出神。


这也难怪,纵使是从小在宫中看遍美人的他,也从没见过此等谪仙般的绝色,忍不住多看两眼也属正常。


可就在他正大光明欣赏美色时,却见男子忽地表情大骇,转身狠狠瞪住他,脸上似有一股被冒犯的羞恼,随即便化出兽形,两只马蹄子往水中用力一蹬!


哗啦啦——


叶修被甩了一脸水,刺得睁不开眼。


待他抹了把脸,再次睁眼时,绝美男子早已没了踪影,整个湖中只剩他孤零零一个。


叶修不由怔愣: 不会吧!他的长相有那么可怕吗?竟把人给吓跑了?


再低头看看自己满手满身的泥水,他这才恍然,原来人家只是嫌弃他脏啊……算了,他自己也挺嫌弃的。


他无奈地垂首,脱下脏污的白袍,沾着清冷的湖水开始擦拭脸上的淤泥。洗干净了脸和头发后,他又绞着衣服开始擦身,刚擦到一半,便见那俊美男子又回来了……


男子通体纯白无暇,不着寸缕,上身仍维持原貌,下半身却化成了马形,隐去了不雅的部位。而之前披散的白发已经绑成一个马尾束在脑后,头上两只尖尖的马耳中间,赫然竖着一根白色犄角。


纯白独角兽?


叶修心道,原来是圣族的獬豸一支,难怪有此等容貌。


正思忖着,那白发男子已走到他面前,弯曲前肢跪下,十分恭敬地将一套干净衣袍高高托起。


“草!”白发男子吐出一字,脸颊泛红,神情紧张。


“操?”叶修瞪眼。


“草民……拜见……皇储殿下。”白发男子窘迫至极,似是很不习惯说话,发音也不标准,听上去有股少年的稚嫩感。


叶修愣了愣,没有接过衣物,反问道: “你怎知道我是谁?”


他脸上没画图腾,身上也没穿皇袍,就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形,这男子是怎么看出他身份的呢?但转念一想他就明白了:


“哦,听说獬豸一族是世间最纯净的种族,天生拥有能看穿原形的能力,如今看来果然不假。你是看穿了我的龙形吧?”


“是……”白发男子腼腆地点头,“刚才……多有冒犯,还请殿下……”


“无妨,你不必介意。”叶修打断他的话,大度地笑道,“我也看了你的身体,我们算是扯平了。”


“……”白发男子更为窘迫,头顶的两只耳朵尖都红了。


叶修拿起他递来的衣服,边穿边问他: “你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男子回答。


“嗯,我此次是偷偷出宫,不想透漏身份,所以你也不可声张,有人的时候我就叫你一声小周,你喊我一声前辈,可好?”


“是,前辈。”周泽楷乖顺点头,模样很恭敬。


“我是说有人的时候,现在无人,你不必如此拘谨。”


“是,前辈。”周泽楷还是如此说,不过这一次,眼里却是带着微微的笑意。


这一笑,真可谓是沉鱼落雁,颠倒众生,连周遭的美景都黯然失色。


“唉,罢了……”叶修有些拿他没辙,不由也笑了。


穿戴整齐,又将墨发束好,叶修站在湖旁一棵垂柳枝干上,静静眺望远方。周泽楷则守在树下,安静地仰头望着他。


许久,叶修开口问他:


“小周,你可知,此处离蓝雨城有多远?”


“前辈要去蓝雨城?”


“不错,你若认识的话,可否……”


叶修本想说,替他指一条捷径,让他在天黑前抵达即可。然而这话还没说完,周泽楷便猛然一跃,蹬起上半身,一把将他从树上捞了下来。


叶修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坐到了周泽楷的马背上。


周泽楷拉过他的双手,环在自己腰间,兴致勃勃道: “抱紧我,前辈,我这就带你去!”


“呃……这……”


叶修虚扶着周泽楷的纤腰,脸颊贴在他光裸的背上,只觉一股正阳男子特有的雄性气息沁入鼻尖,脑中霎时浮现四个大字:


美色惑人!


但他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胸口激荡的感觉,周泽楷已撒开四蹄,如离弦之箭般飞奔出去。叶修只觉耳边风声呼啸,长袖鼓起,四周景色急速倒退,再回神时,周泽楷已经载着他来到了一片热闹的集市前。


“前辈,蓝雨城,到了。”


“………………”叶修倒在马背上,脸色发白,想吐。


独角兽……不愧是陆上行走最快的种族啊!

评论

热度(1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