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他从容优雅的表皮下,藏着一颗宠辱不惊的心。
可爱极了。

【all叶】镜花浮屠录9

铃聿:

缅怀我逝去的节操……_(´ཀ`」 ∠)_


♂♂♂♂


9


三人化形皆是意外,半兽的体型又颇大,一不留神就把裤子撑破了。


无奈之下,喻文州只得带黄少天和周泽楷下去换裤子,待三人都冷静下来,恢复人形,才重新回到叶修面前。


“……”


一时间,四人都未说话,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


许久,叶修缓缓开口: “你们如此轻易就露出半形,是以前都未尝过人事吗?尤其是你,文州,怎么连你都……”


喻文州脸色泛红,但神情却是很镇定: “我平时公务繁忙,从未在意过风月之事,也未曾看过这本书,所以……咳,初见那等画面,难免心慌。”


“我跟大哥一样,我也没看过!”黄少天忙跟着解释,随后脸上一红,“不过要是早知这书如此有趣,我现在肯定倒背如流了,刚才看得太囫囵,都没嚼出味道,等会儿一定要再仔细看看……”


叶修抽抽嘴角,不搭理他,转而看向周泽楷。却见他正闭紧双眼,猛拍自己脑袋,像是觉得自己的想象对储君实在不敬,所以急切地想要将邪念拍出脑壳。


看他这模样,叶修不用问就知道,肯定也是没开过荤的!


“罢了,看样子你们三个是指望不上了,还是让本君亲自来研究吧。”


叶修说罢,淡定地翻开镜花浮屠录,头随着书里的文字一上一下摆动,当真阅读起来。


“呿!你明明还未成年,说的好像你很有经验似的!”黄少天听出叶修话中的嘲讽意味,不悦地嘟哝。


“比你们略懂一些。”叶修依旧从容翻书。


“我不信,有本事你当着我们面,也看几幅绘图啊!”黄少天起身挤到叶修边上,一阵快速翻书,指着某一页道,“喏!就看看这幅蛟族美男兽体图吧!让你见识一下,我们蛟族天阳男子的大器!”


叶修不吭声,镇定自若地瞟了一眼那裸‖男图,顿了片刻,大方地点头承认:


“不错,的确大器。”


随后,他捂着后腰缓缓起身道: “你们先喝茶,待本君去换条裤子,再回来和你们继续探讨。”


喻文州、黄少天和周泽楷低头一看,只见叶修的衣袍后方鼓起一大包,布料略有撕裂痕迹,透过中间缝隙隐约能窥见龙尾的纹理。再抬头一看,他那头柔软墨发上,也已顶出两只金色小龙角,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光泽。


三人纷纷冷汗。搞半天,原来你也是个没经验的!那你略懂个什么啊?


叶修装不下去,便也干脆摆手,红着脸说: “咳,罢了,鉴于此书的内容十分微妙,我们还是先不急于换裤子了,讨论正题吧。”


“何谓正题?”喻文州问。


叶修看了喻文州一眼,若有所思,随后突然话锋一转,转向黄少天问: “等等,你刚才提到,你们蛟族有天阳男子,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千真万确!”黄少天嘿嘿一笑,用拇指点着自己的鼻子,得意道,“而且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他究竟是谁呢?你不妨猜上一猜……”


叶修立刻看向喻文州,惊讶道: “文州,你是天阳?”


“叶修!你是故意的吧?”黄少天气怒,“为何只问大哥?本少爷也是天阳啊!”


“你们两个都是天阳?”叶修更为震惊,“我以前怎的不知!”


“因为你没问啊。”黄少天白眼。


“因为那时大家都年少,性别特征也不甚明显,故无说的必要吧。”喻文州笑着解释,也算是默认了自己的天阳体质。


整个蛟族之中,优秀者数不胜数,但也只有他和少天二人是纯粹的天阳者。他们本就是族长之子,地位尊贵,不需要以天阳之身博取注意,因此两人从小就对此事无甚感觉,也是听叶修提起才上了心。


“不过,天阳又如何,正阳又如何?”黄少天不解地叉手当胸,“刚才起我就想问了,你一直强调天阳地阴的,还说要调理身子,究竟是怎么了?你遇上麻烦了?要是有人胆敢为难你,你尽管开口,我们兄弟二人一定把他打得狗血淋漓,落花流水,叫他明白花儿为何那样红!对不对大哥?”


“……话糙理不糙。”喻文州含笑点头。


他这个弟弟看似豪放不羁,其实心思细腻得很,仅是察言观色,就看出叶修遇上麻烦了。


果然,叶修闻言眸色一黯,略垂下目光,沉默不语。


喻文州遂开口问道: “叶修,你是否有难言之隐?”


“倒也不算难言。”叶修摇头。


“此事乃皇族秘密?”


“也谈不上秘密。”叶修一边翻书,一边叹道,“莫要多心,我之所以犹豫,只是不想让你们卷入此事中罢了。”


喻文州、黄少天和周泽楷看着他低垂的眉眼,心中都有些惆怅。


一个统领天下五族十三支的储君,一个至高无上的未来皇帝,竟在大典前夕孤身一人出宫,身边连个侍从都不带,可见这宫里头定然是出了什么大事。而他虽戏称自己微服出巡,还特意寻一本奇书调养身子,言语之中颇多调侃,但眼神中的沉重却难以掩藏。


“叶修……”喻文州深深叹了口气,“你或许是想以一己之力渡过难关,我理解,但你也要明白,不论你说或不说,我们其实都已身处局中了。”


叶修从书中抬起眼,不解地问: “哦?”


“天阳者如此稀少,而你却在此时遇见了三个,你以为这是巧合吗?”


“你的意思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喻文州摇头: “我不信天意,但我信缘分,我信阴阳相吸,也信你来蓝雨城寻我必是做好了求助的准备。所以此事你无须再隐瞒,无论上天入地,刀山火海,我和少天陪你走一遭便是了。”


一旁的周泽楷也肃然点头: “我也愿尽我所能,助前辈一臂之力。”


黄少天拍胸脯: “我当然更不必说了,此事本少爷管定了!”


叶修怔怔看着三人,低头看了一眼书中的描述,又抬头分别打量了三人的神情,脸上顿时有些讪讪的。


“各位真是仗义,本君十分感动……但你们都不问问是何事,就如此草率答应下来,当真不会后悔吗?”


黄少天立刻举手发誓: “绝不后悔,叶修你想要我们帮什么忙,就放心大胆地说吧!我黄少天要是开口说一个不字,我就改名叫黄小虫!”


叶修用力击掌,干脆道: “好!爽快!那我也不客气,今天就取你的兽精作药引吧!”


“……”黄少天一口噎住。

评论

热度(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