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他从容优雅的表皮下,藏着一颗宠辱不惊的心。
可爱极了。

【all叶】龙修修相亲手记(22)

哈哈哈欠°:

#前文戳tag或目录


#目录整理。




>>>22.天命 


 


  王杰希的游轮太大,在河川里行了一阵就无法再继续逆流而入。叶修带他进入龙岛,一是因为他们将是合作伙伴,二是因为他好歹算对方的相亲对象,他带来的十几个妖就没有再深入其中的缘由了,王杰希一声令下,十多个在外能够称霸一方的大妖就老老实实地接下命令,在之后的时间里,只在附近活动,不得深入龙岛内部。


  安排好之后,叶修就领着王杰希,两人一个瞬闪,就出现在叶修的别墅区附近。


  他的别墅看起来没有龙岛这么逆天,就是个普通的欧式别墅区,阳光下,草木葱郁花朵娇艳,显得整个宅子明媚又温暖。


  这时王杰希又释放出了自己的妖力,陌生又庞大的妖力与龙强悍的气息交缠在一起,使得别墅区刮起一阵风,迎着风来的,是从花园飞过来的小蜻蜓小蝴蝶,是从海边载着小白虎而来的包容兴,是从龙岛南边飞速奔来的方锐。


  方锐第一次在外人身上感受到压迫,警惕地看着王杰希,等包容兴也到场后,变成小松鼠爬到那巨型狗脑袋上,占了小白虎半边位置,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直盯着王杰希,问叶修:“老叶,你捡了个不得了的东西回来啊。”


  叶修无语:“瞎说什么呢,这是王杰希,蓬莱岛的白泽。”


  “你是不是跟蓬莱有缘,之前在蓬莱捡了一双麒麟回家,这回捡了只白泽?这白泽看起来比那两只麒麟牛逼多了啊!”这天妖气场,压得他快跪了!


  “蓬莱的麒麟……是指苏沐秋先生和苏沐橙小姐?”王杰希问道。


  “是这兄妹俩,一百多年前我去了趟蓬莱,在那儿遇到他们,就领回家了。”


  “原来如此,”王杰希点点头,“我记得麒麟苏家有一旁支早年生下双腹子,盖因双生在麒麟一族看来不祥,因此把那对孩子给抛弃了,当年我也去寻过,想要带在身边,不过没有找到,没想到居然是被你遇到了,也是他们的福缘。”


  就这一句话,叶修就听出这白泽与其他妖的不同来了。白泽是瑞兽,通万物之情,晓众生之貌,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前能知晓过去,后能勘破未来,此等祥瑞,肯定胸怀天下,良善之极。


  他对王杰希印象本就不错,此话一出,更是好感度上升三分,伸手挥去王杰希给龙岛众生带来的压制,笑说:“能被你带去,他们也是福缘不浅。”他望向方锐他们,“这是王杰希,天地孕育而生的白泽,华国大陆上除了我以为最厉害的家伙,我可捡不回来。”


  方锐死鱼眼看他:“说自己是最厉害的,你还能要点脸吗。”


  叶修满脸无辜:“我又没说错!”


  没有化作人形的包容兴煞有介事地点头:“龙老大又没说错!”


  揪住了包容兴头顶几根毛毛才没掉下来的小白虎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对哒对哒!”


  方锐:“……”脑残粉本粉了。


  王杰希的压迫力被叶修抹去之后,龙岛众生就散了,叶修带着王杰希在别墅区附近晃悠了一圈,包荣兴方锐小白虎就全程当小尾巴跟在后头,几个小家伙跟叶修一唱一和,一逗一捧,把这趟观光搞得趣味横生,关系肉眼可见的进步了一大步——至少,小白虎都敢爬到王杰希头顶去了,把委屈的大狗丢给了方锐。


  一圈逛下来,就到了晚餐时间。


  叶修中午发呆发过去了,没有吃午饭,虽然感觉不到饿却也觉得心里不太舒坦,又领着众妖往别墅走。


  “话说王杰希,我看你在你船上看的那本书,《我在龙岛当厨师的那些年》……”叶修说这话的时候还瞥着方锐呢,见那松鼠立刻炸起了尾巴,呵呵冷笑,“我得辟个谣,我龙岛没有厨师的,做饭这活儿一直是沐澄在做,沐澄出门儿了我就泡面,也就是最近来了文州,这些家伙才有饭吃。”


  方锐摇晃着大尾巴。面不改色:“胡说,你忘了我给你做饭的那些年了吗。”


  “你不是我的泡面友吗。”


  “给你泡过的面也算给你做过的饭吧。”


  “得了吧您,”叶修伸出手,抓住方锐的尾巴,把松鼠往路边大树上一丢,“啃松果儿去吧!”


  还未进入别墅,众妖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等他们进入别墅走到餐厅,就见喻文州一个人坐在餐桌前,望着窗外不知想着什么。


  喻文州,这个人类还很年轻,面容清俊气质清雅,是个令人感觉十分舒服、没有攻击性的人。但他能爬到妖联秘书长的位置,定是心思不凡的,此刻他望着窗外出神,面无表情的模样就与叶修印象里的喻文州颇有出入——饶是叶修,也看不出他百转千回的思绪里,有着什么,他是开心?是难过?是悲伤?是愤懑?通通看不出来。


  “文州?”叶修叫了他一声。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人类猛地扭头看过来,面上扬起几分笑意:“啊,回来了?正好吃饭了。”


  “呃,等很久了么?不好意思,一时忘了时间。”


  喻文州轻笑着摇摇头:“无碍。”他的目光从叶修身上挪开,没有去管已经熟悉起来的包容兴和最近来龙岛做客的小白虎,直直地,落在王杰希身上。


  他当然知道这是谁,叶修的相亲对象,是他一个一个地确认,一个一个地调查过的。他虽是妖联秘书长,但论实力、论资历,他都比不上这位天妖,因此,他站起身走过去,向王杰希伸出手:“王先生,久仰,我是喻文州。”


  王杰希一个高高在上的白泽,偏偏生了一双大小眼。但他气质清冷,站在那里独成一道风景,任何人都会下意识地忽略他那双有些可怕的大小眼。此时此刻,这双眼睛就赤裸地、直白地,盯着喻文州,不接他的手,不搭他的话,就这么定定地,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笑容都为曾停滞半分。他自然地收回手来,转向叶修:“开……”


  “喻先生,”王杰希却又张口,还向他伸出了手,“久仰。”


 


>


 


>


 


  龙岛上方,有王杰希此生见过的,最澄澈的天空。白天他就发现这里的天格外的蓝,云朵格外的白,到了晚上他又发现,这里的星空格外的璀璨。


  所有以前看不见的、看得见的星子,密布在纯粹的黑色天幕上,或璀璨闪耀,或若隐若现,或划破天际,或苟延残喘。


  在东边最明亮的那颗星身边,一颗小小的星子忽而出现,又忽而消失……就像,绝症患者苟延残喘的心跳与呼吸。


  王杰希伸出手,宽阔的掌间,缓缓出现一柄玫瑰木法杖,他握住法杖脖颈,一挥手,就挥出漫天星屑。


  他将法杖高高举起,星屑流泻而出,以他为圆心铺就一个巨大的六芒星法阵。


  “天命……”王杰希轻轻地自言自语,“你告诉我……”


  龙的领地里,满是龙的味道与力量,一阵又一阵夜风把这些力量聚拢过来,一丝一丝铺盖在六芒星之上,等到最后一处星屑被掩盖,狂风从玫瑰木法杖内部倾泻而出,吹乱王杰希的头发与衣衫,他抬起头望着天空,望着那最明亮的星子,眸底,渐渐涌动起惊涛骇浪。


  “果然……”


  他不甚甘心地笑了笑,松开法杖负手而立,破旧的玫瑰木就化作星屑,与前一刻凝聚于此的力量,一同被夜风吹散。


  风归于寂静,王杰希撤去先前布下的结界,树林里的蝉鸣这才又清晰起来,他侧耳听去,吱吱吱吱的,叫他有些烦躁。


  啊,蝉。


  这种弱小的生物,于拥有漫长寿命的妖来说,与蜉蝣无异。


  它们脆弱又渺小,破茧于夏亦亡于夏,吱吱叫不完一整个夏天,就要永远离去——


  顾自离去,大概从未想过,眷恋这份蝉鸣的人,有多么哀伤吧。


  又一阵风拂来,拂过王杰希的耳发,清浅的脚步声也由此传来,他回过身,就见远远的地方,气质清雅的人类正悠然走来。


  星光之下,生为天妖的王杰希把人类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看得非常清楚,而对方却是在更加靠近之后才看见他的,打了照面,人类就加快了些许步伐走来,淡淡地问:“王先生?这么晚不休息?”


  “嗯,”王杰希说,“不太需要休息。”


  喻文州一愣,随即轻轻一笑:“龙岛夜景曼丽,王先生可是和我一样,出来多瞧瞧这里的夜?”


  王杰希也微微笑了一下:“我还有至少两千年的时间,可以领略这里的夜景。”


  喻文州扯唇:“哦?那可真是幸运。”


  生而为妖,得天地之灵所育,一出生,就拥有少说千年的命轮,有多幸运?


  王杰希不知道。


  他只说:“不及喻先生幸运。妖的寿命实在太长了……”他抬眼,望着天边群星,“漫长的寿命里,得到又失去的,倾尽漫长一生都得不到的东西,太多了。”


  “是么。”


  喻文州的声音听着有些冷。王杰希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谈及寿命在先,他低下头来,看着喻文州笑了笑,解释道:“我没有与你过不去的意思,先前口快,还请见谅。”


  “无妨。”


  “喻文州,”王杰希轻声说,“我能看到你的命。”


  喻文州一怔。不过他的怔愣来得快去得也快,快到他甚至没让对面的白泽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任何不对来:“王先生是白泽,通晓天命,能勘破我的命理,我并不奇怪。”


  “你就不好奇?”王杰希笑了起来,“我以前遇到一些大妖,得知我是白泽,都求着我帮他们卜算命运来着。”


  “命这种东西,该知晓的时候自然就知晓了,提前得知有什么意义呢?能改么?”


  “你倒看得开。”


  “我看不开,”喻文州一字一句地说。他眸色深沉,情绪全部隐藏在眸底最深的地方,没有任何人能看透他心中所想,“我看不开,所以我在向你咨询……王先生,命这种东西,可以改么?”


  王杰希没有回应。


  “我最近常常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妖,拥有漫长的寿命,或许像你说的那样,我会得到又失去许多东西,我可能倾尽一生都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但我总不至于——”发现自己语气微急,他稍作和缓,然后轻轻地说,“连争取的资格都没有吧。”


  把弱点暴露出来不是喻文州的作风,轻易被王杰希勾出了想说的话,他也没有懊恼,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说:“你是不是也见过许多像我一样的人类?”


  “……嗯?”


  “对你们来说,脆弱得像个蝼蚁、像只蜉蝣的人类,总妄想自己是个妖,总贪恋许多不该贪恋的东西。”


  “妄想与贪恋,不是人类的专属,”王杰希回道,“牲畜会,野兽会,妖,也会。”


  喻文州笑问:“哦?王先生也会?”


  “会啊,”他回以一笑,“也曾经妄图与天命相争,不过每次都争失败了。或许是因为自身强大的关系,我并不惧怕失败,一次争不过就多争几次,总会有赢的那一天,不过有时候,有些东西是不能争的,”他望着喻文州的眼睛,“比如人心。”


  蝉鸣吱吱。


  相顾无言了半晌,喻文州淡淡地收回了目光:“嗯。夜深了,我先走一步。”


  “要去休息了?”


  “也不是。王先生还有无数的机会来领略龙岛的风光,我可没有多少时日了,等叶修大人的相亲一结束我就得回冯主席身边去的,以后来的机会可就少了,再说,我这种……”他张了张嘴,“人类,该看的风景,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机会,看进眼底才行。”


  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机会。


  弱小的人类愈行愈远,王杰希看着他的背影,面无表情:“……人类。”


  人类总爱妄自菲薄,却不去试问,究竟谁才是天地的宠儿。


  强大如妖,却被冯宪君担心着灭绝,盖因繁衍能力低下。


  弱小如喻文州,却能踩着无数天妖大妖的背脊,以不过三十之龄爬到冯宪君身边,盖因对方那聪明得过分的大脑和可怕的学习能力。


  妖强大,却是人类在主导着社会的发展,毁灭抑或保护自然、亲近抑或灭杀妖,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妖,从来都只能被动等待与旁观。


  强大如叶修,千百年来,不也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隐世看着人类径自发展吗?


  强大如叶修,不也一次次……


  为弱小的人类,伤心哀恸吗?






TBC。




       一开始就说了he,信我。

评论

热度(2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