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他从容优雅的表皮下,藏着一颗宠辱不惊的心。
可爱极了。

【all叶】 转学生 05

好梦留人睡:

1.私设严重,ooc


2.可能不是太标准的校园文


3.前文 01~03 04


4.tag“all叶转学生”


5.小透明写手求关注w,喜欢你就点一点关注好不好呀



第二天的足球比赛前夕,叶修才深刻认识到三班和十五班的‘积怨深重’。他原本以为男孩子血气方刚,又打了一架,难免记仇了些,哪成想一到足球场他们班的座位,叶修就发现他们班所有的女生都穿了一身啦啦队员的衣服,脸上甚至还带了淡淡的妆。叶修再仔细看了看三班的方向,发现三班的女生也穿着啦啦队服,一点也不甘示弱。


 


暗……暗潮汹涌啊。


 


还没开始踢球,两个班级之间的火药味就已经很浓了。


 


十五班的集体荣誉感一直很强,因此除了在跑活动的孙翔和周泽楷,基本上所有人都来看比赛了。


 


叶修粗粗的扫了一圈,发现王杰希也在,还在盯着他看。


 


叶修的目光和他对上,朝他眨了眨眼来打招呼。


 


王杰希却连忙把头低了下去去看膝盖上的书,叶修凭着他卓越的视力,发现那是一本很大部头的英文原著,叶修眯着眼睛看了看书脊——‘Guyton and Hall Textbook of Medical Physiology’。


 


哦嚯,好厉害的样子。


 


哨声吹响,比赛正式开始了。


 


叶修对足球的了解非常少,仅限于知道这是抢球游戏,不能用手的那种,但是外行看热闹,他倒是也看得津津有味。比赛是国际标准的标准赛制,分两个半场第一个半场结束,两个班级都没有进球。


 


足球中必要的肢体冲撞不少,一个半场下来,气氛更加剑拔弩张起来。


 


“刚才毕晓飞绝对是故意撞我的!!”


 


叶修把毛巾递给黄少天,道:“可是裁判没给他黄牌啊。”


 


“……那不重要老叶,你知道嘛”黄少天有点做作的用手在脸前舒展又握拳,“这就是玄学,感觉,我在被他撞的时候感受到他澎湃的恶意了。”


 


叶修:“……你开心就好。”


 


平时一直给黄少天捧哏的方锐今天不知怎的有点安静,叶修仔细看了看他,发现方锐头上的汗比黄少天要多得多,整个人有点发虚,连忙从旁边拿了一罐红牛递给他:“点心?你没事吧?”


 


方锐接过来,摇摇头,“没事。”


 


但是很快叶修就又得到了教训。


 


可能他定义里的‘千杯不醉’跟他们的定义不一样,‘没事’的定义也不一样。


 


下半场踢了一半,两边依旧都没有进球,疲惫、焦躁、和少年人旺盛的好胜心交杂在一处,故意的肢体冲撞也比上半场更多,三班甚至还收到了一张红牌。


 


 


方锐现在是又胃疼又头疼。


 


昨天晚上他打完工回家的当口下了一场阵雨,他没带伞,索性淋着雨跑回了家,但今早上起来就觉得有点受凉,倒也不发烧,只是头痛。外加中午吃的是家里带来的饭,也是凉的,这两种凉一个‘外用’一个‘内服’,负负得正,让方锐出了一身的汗。


 


方锐在心里暗骂了两句。


 


他眼睛现在看人都有点重影。


 


忽然,方锐觉得有人撞了他的肩膀一下,方锐此时下盘不稳,竟然直直的扑到了地上。


 


人倒霉真他妈……


 


方锐有些自暴自弃的想到:我他妈什么时候运气好过。


 


 


方锐这么一摔,场内场外都是一片哗然。


 


场内的十五班球员连忙手忙脚乱地去扶他,三班的人却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撞人是撞了,但是用了多大的力气他们自己也清楚,别说是方锐,哪怕是个小姑娘也不至于这么平底一直摔。


 


方锐这小子碰瓷啊,三班也不高兴了。


 


方锐摔得不轻,膝盖破了好大一块皮,血蹭蹭的往外冒。


 


一时之间,十五班的人都有点火大,黄少天喊道:“诶你们什么意思啊,就踢个球至于么?有你们这么下黑手的么?你看看把我们班的人都撞成什么样了?”


三班的人也委屈:“你们讲点道理,刚才我们怎么撞的啊?那叫撞?那叫碰吧?这都能摔?你们人到底是踢球的运动员还是风一吹就能刮跑的林黛玉啊?怪谁啊?你们自己人碰瓷假摔还来怪我们?”


 


“哟哟哟,”黄少天指了指方锐的膝盖,“你们摔成这样给我碰瓷一个呗,你们要是现在现摔现碰我黄少天现在叫你一声爷爷……”


 


两边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吵来吵去又拉扯在了一起。


 


坐在观众席上的喻文州和叶修他们此时也终于跑到了操场,连忙上来拉架。


 


叶修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乖乖仔喻文州上一次也会参加打群架了。


 


你根本分不清谁是谁,谁在打你啊!


 


叶修感觉自己夹在人群中要被拧成一根麻花,一开始他明明是拉住了黄少天衣领的,结果现在他被挤到了人群中央,而黄少天却不知道又被挤到那个犄角旮旯,叶修只能看到一个个浑圆相似的后脑勺。


 


要了老命了!


 


叶修几次想冲出人群未果,最后只得无奈的先使了个巧劲把他身边这两个兄弟揪开撂倒,然后用蛮力把其他人分了开来。


 


韩文清和三班的班主任刘庆华到操场的时候,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两个班级都灰头土脸鼻青脸肿的坐在两边,但都不甘示弱,毕晓飞更是一脸恼怒的向黄少天竖着中指。


 


黄少天回了他一个中指,还犹觉不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往三班那边走去。


 


当然,走到一半他就遇到了路障。


 


叶修站在两个班级中间,道:“过去啊?”


 


黄少天气势立马萎了,“不……不过。”


 


黄少天再一回头,正对上韩文清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心都凉了半截。


 


“谁先起的头?”


 


叶修立刻指向黄少天:“老师,他。”


 


黄少天:……………………


 


老叶你出卖我qaq!!!


 


QAQQQQQQQQ!


 


 


 


不出叶修所料,身为首要分子,黄少天被韩文清留了下来,特别关照。


 


该!


 


叶修想,小小年纪,脾气跟个炮仗似的,不让韩老师好好泼泼冷水不行。


 


叶修去停车区取车的时候,刚好看见方锐一瘸一拐的,有点费劲的开自行车锁。


 


方锐摔得不轻,大号创可贴也止不住血,医务室的老师没办法,只得给他包了绷带,因此包扎的比实际的伤势还吓人。


 


叶修于是又把自己的车锁上,喊道:“点心,我送你回去吧。”


 


方锐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但是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膝盖,再想像了一下自己骑车回家膝盖来回弯曲的可能感受,心底一凉,于是道:“好嘞,麻烦你啦。”


 


 


方锐的家离学校很远。


 


很远很远。


 


叶修骑车不慢,但是愣是骑了快半个小时才骑到方锐家,觉得已经快横跨了小半个B市,他体力一向很好,所以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如果是体能一般的,叶修估摸着骑这么一回得喘个十几分钟。


 


方锐下车之后也很惊讶,“老叶,没看出来啊,深藏不露啊,骑这么一回下来都没见你大喘气的,我平时都觉得这么一趟很累人的。”


 


叶修挑了挑眉,道:“那是,哥可不是一般人。”


 


方锐瘪着嘴点了点头,“上来喝口水不?别嫌弃。”


 


叶修把车停在一边,锁好,道:“喝。顺便 帮你做个饭。”


 


看方锐有点愣,叶修补充道:“你不是一向得回来给你弟弟做饭嘛?我看你今天这样怕你不方便,你介意我来代劳么?”


 


方锐连忙摇头,“不介意,我们老叶忒贴心。”


 


方锐家住的是老式楼房,是B市难得的不光鲜的地方,叶修看着房子的状况 ,粗略估计了一下房龄,估摸着也得有个三十年了。方锐家住四楼,但是他现在三楼停了下来,道:“我接一下我弟弟。”


 


方锐敲了敲门,门很快就打开了,开门的是个面目和善、胖胖的中年妇人:“嘿小锐,我这刚念叨你呢,说你今天怎么回来的晚了,小多今天也特别乖。”


 


方小多个子很高,已经快要到叶修的胸口,他眼距很开,眼睛也不大,狭长的眼睛一笑起来就眯成了一条缝。他是个少白头,黑发之间零星的掺杂着银白,发型也有点乱七八糟,刘海跟狗啃的似的,叶修合理的怀疑这是出自他哥哥的手笔。


 


他穿了一件条绒的、看上去很有年头的红色运动装,一看到方锐来了,立刻扑到方锐身上,仰着头张嘴笑着,露出参差不齐、错落稀疏、小而尖的牙齿。


 


方小多是个唐氏儿,很明显。


 


方小多不会说太多的话,“哥!哥!”


 


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字。


 


 


方锐家其实不小,叶修扫了一下,粗略估算了一下,实际上的使用面积得有七八十平方米——但这之前可能原来是一个四口之家的住处。叶修没有问方锐的父母在哪——毕竟如果父母还在,怎么也轮不到一个上高二的学生赶回来给弟弟做饭。


 


方小多是那种闲不下来的,方锐一坐下来他就也做到方锐旁边,他也不会说别的,只是一声一声重复、含混着喊着:“哥!哥!”


 


方锐有点无奈的揽住他,破严厉的喊道:“小点声!别喊了!”


 


但方小多依旧傻乐着,朝着方锐歪了歪头,露着一口丑陋的牙齿。


 


方锐有点尴尬的对叶修说:“我……我弟弟他就这样,也听不懂话,挺闹腾的,你多见谅。”


 


叶修看着方小多笑着道,“没事,这个年纪闹腾正常……闹腾点……也挺好。”


 


 


方锐留在客厅陪方小多玩,叶修洗了洗手,打开了方锐家的冰箱——然后他有点苦手的挠了挠头。


 


两鸡蛋,两土豆,一小把干瘪的菠菜和一个已经皱了的西红柿,一小块明显已经不新鲜的牛肉。


 


方锐在客厅喊道:“那个……老叶你就随便整点,也没啥东西,我们对付一口就成了。”


 


叶修对着冰箱想了一会,然后觉得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西红柿在滚水中烫过去皮,牛肉切成小丁煮熟,在锅中倒入油,叶修好不容易找出半块姜和一小把八角,放入油之中煸香,再把西红柿倒入炒出红汁,再把牛肉放入翻炒均匀,方锐家没有蚝油和料酒,调味品除了盐糖酱油醋就只有一瓶生抽,叶修往里倒了一点生抽和酱油,然后换了个炖锅一起炖上。


 


土豆去皮切块煮熟,加入酱油怼成泥,叶修又在上面铺了一层小葱;菠菜煮熟沥干水,用盐酱油醋简单调味,是一道家常的凉拌菠菜,为了讨小多的欢心,叶修又把它们堆成塔状;鸡蛋打散,陪着酱油一起炒,最普通的酱油炒蛋。


 


叶修硬生生的把冰箱里那么点东西折腾出四个菜来,做到一半方锐和方小多就在厨房门口眼巴巴的守着,像两只饿的眼冒绿光的流浪狗。


 


“老叶……”方锐喝了一口番茄牛肉汤,被烫的嘶嘶吐气,“你在家常做饭么?厉害了,太他妈好吃了……”


 


方小多虽然听不懂话,但在一旁咿咿呀呀的喊着,似乎很赞同的样子。


 


叶修把围裙解下来,洗着菜刀,道:“算是常吧,我和我弟轮流。”


 


方锐往嘴里填了一口饭,“对了,你上次跟我说你有个弟弟呢,他多大啊,跟你一块转来了?”


 


“没,他病了。”


 


方锐扒拉饭的动作一顿。


 


他日子过得苦,很早就出来打工赚钱,因此早熟,比同龄人更多一份有点市井气的谨慎和精明,最知道‘适合而止’‘谨言慎行’,他敏感的知道自己触及了一个伤痛的话题,但或许是那个‘病’字触痛了他的某一根神经,于是方锐少有的不识时务和刨根问底了:“病……病了?什么……什么病啊?”


 


叶修也坐了下来,往自己的碗里舀了一勺土豆泥,“……出车祸来着,脑袋撞着了,就一直没醒,还在医院躺着呢。”


 


方锐差点噎着,艰难的咽下了一口饭之后,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一边的方小多依然不消停,他九岁了还不会使筷子,只能用勺子,使勺子也与旁人不一样,是整只手都握住勺子,比两三岁的小孩还笨拙。


 


方锐那一刻心里忽然窜出来个有点阴暗的想法:植物人其实也还可以啊,如果方小多能像个植物人一样安静省心,我不知道有多开心。


 


这想法一冒出来方锐就觉得自己很恶心。


 


你他妈真是个混账啊,方锐。


 


 


 


给方锐收拾了厨房洗了碗,并约定好明早来接他,叶修就告辞了。


 


他披着一身夜色回到了医院,叶秋依旧还是他早上离去的那副样子,安安静静的,无论多晚,他都会这样等待着叶修的归来。


 


叶修把书包放在一边,然后坐到病床上的椅子上,俯下身把叶秋的手贴到额头上。


 


我今天去了我同学家里,他也有个弟弟,是个很活泼的小孩。


 


……


 


你醒过来吧。


 


变成什么样我都能接受,你醒过来吧。


 


求求你了。


 


 


 


 


 

评论

热度(1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