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他从容优雅的表皮下,藏着一颗宠辱不惊的心。
可爱极了。

【all叶】化猫-上

悠悠堇:

        孙翔和孙哲平抢猫的故事。


        上中下,睡前安眠读物。


 


 


 


        ***






        孙哲平领养一只猫回家前做了很多功课,都是类似“如何领养到一只乖巧听话不会让人感觉一腔爱意没有回报的猫”的课题。这问题放在人类身上有点像“如何生出一个异性恋儿子”,并且容易被爱猫人士挂墙头。但是孙哲平并不介意,他只想要最高效地挑中一只最会撒娇黏人的猫。


        追根溯源,不是孙哲平本人想养猫,而是他的堂弟孙翔,一个不让人省心的臭小子。他天天叨叨叨地要养猫,被网上那些通人性又像小女朋友一样黏人的网红猫迷得要死要活,于是孙翔他妈便承诺只要他高考考到本地一本,就让他养猫。


        孙翔他妈在聚会时把这事儿给孙哲平他妈说了,说孙翔有了人生目标之后这次模考成功跨越一本线,成绩喜人。她于是开始物色猫舍,却发现这水还挺深,正愁怎么买到一只健康活泼的小猫咪。


        孙哲平他妈立刻拍胸脯,说这事儿交给我儿砸就行,他认识的人可多。


        于是这差事就落到了孙哲平头上。


        孙哲平十分无语但他妈的命令不得不从。现实里的猫多是你鞠躬尽瘁铲屎喂粮后说不定还会给你一爪子的小妖精,哪像网上看到的那样一个个乖巧可人,而孙哲平知道他那堂弟的狗德行是绝对无法养好一只脾气骄纵的猫的,一人一猫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打起来。


        孙哲平正头大不已,巧的是他朋友家的布偶猫生了,一共五只小猫咪,都是赛级血统。


        孙哲平在朋友圈里是中心人物,这位朋友一听老大要养猫,还要会撒娇不挠人的,立刻觉得布偶猫顶合适,脾气温和不刺激,美貌娇软易推倒。


        孙哲平于是领了那五只崽子里最爱睡觉的一只回来,不过在孙翔高考结束前还得放他这儿养着,想想就顶麻烦。倒是这只猫从头到尾都没心没肺地呼呼大睡,到了他家都没醒,粉红的小舌头还吐了一半出来。


        这样看看还挺可爱,孙哲平拍了张照片给孙翔发去。


        孙翔的回复来得很快:啊!我老婆!


        孙哲平:“……”


        他把手机扔到一边,也不理会响个不停的提示音,倒是小家伙被吵醒了,抖着耳朵醒过来,一醒来就看到长相不太善良的孙哲平正翘着二郎腿看着自己。


 


 


        叶修刚醒来还有点迷迷瞪瞪的,意识半天才回笼。


        事先声明,他是一条龙。


        不是开玩笑。


        真的是条龙。


        只是被对家暗算,受了重伤,于是跑下来隐匿气息找地方修身养性。他对人间有些研究,知道人类爱养宠物,尤其是毛茸茸的很可爱的小动物。他经过一户人家,发现有只长得水灵的大猫咪下崽了,一窝四只,他立刻化形藏到四只小猫当中,刚生完孩子的母猫一转头发现自己怎么多了一个孩子,但随即被下了暗示,轻易接受了自己其实生了五个的设定,于是叶修便成功混入别人的家庭。


        日子就这么过了两个多月,今天他一睁眼发现环境大变,结合一下前东家的情况,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被领养了。


        领养他的男人长得还挺帅,就是不太友善,看着他的眼神也像是看着什么麻烦得要死的东西。


        叶修觉得有些奇怪,他在天上的时候听说人类都是变态,就算养的猫再怎么高冷不理人,他们也能一边被萌得嗷嗷叫一边心甘情愿地享受被猫践踏的过程。可他对面的这家伙怎么不太对劲,眼中完全没有那种变态的狂热,反而还有些嫌弃。


        叶修的外形虽然才是两三个月大小的奶猫,但他的身体却完全没有看上去那么脆弱,他想了想,试探地朝男人那边走了两步,然后碰瓷一般原地摔了一跤。


        男人挑挑眉,完全不心疼的样子,反而还嗤笑了一声。


        不对劲,这个人不对劲。


        叶修咪咪呜呜地叫了两声,男人直接起身回卧室了。


        叶修:“……”


        这简直不是人,不可能有人能拒绝这么可爱的小猫咪。


        叶修像是装了马达一样嗖地冲到卧室门边,缓了两秒换上一种蹒跚的步伐朝卧室里行进。


        孙哲平原本坐在床上看笔电,没有发现有个小东西正在入侵他的领地。


        叶修见孙哲平的精神集中,便趴在地板上匍匐前进,做贼似地往床边移动。


        孙哲平的一条腿放在床上一条腿垂在地上,他忽然觉得踩着地的腿一沉,低头一看那只脆弱的小动物正抱着他的裤腿往上爬,孙哲平一愣,拎着他的后颈把他提到面前。


        叶修见机行事,张开粉红的肉垫往孙哲平鼻尖一贴,还蹭了两下,屈尊纡贵地讨好着人类。


        孙哲平挺满意,心想这就是他要找的猫,肯亲近人又清秀水灵,于是粗鲁地撸了两把,就把叶修放回地上。


        叶修:“……”


        是他太久没来人间走一遭所以对现在的人间界了解得不够透彻了吗,这人怎么回事,正常人这时候不都已经被萌得心肝乱颤肾上腺素激升恨不得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这位男士该不会是对猫性冷淡,心里想要而身体却做不到,那可真是相当可怜。


        孙哲平总觉得那猫看他的眼神透着股怜悯,随即觉得自己想太多,那只是只猫而已。


 


 


        总之,叶修和孙哲平友好地同居了。


        同居的第一天,孙哲平的独居公寓里多了养猫所必需的很多东西,他在吃完晚饭后把叶修拎到猫砂盆前意思是让他熟悉一下厕所的方位,没想到叶修一看到这东西,就猛地一挣扎从孙哲平的手中挣脱了去。孙哲平不明所以,想着这猫之前还乖乖的,怎么一见厕所就咻地跑了那么远。


        这也不能怪叶修,他虽然化作了猫,但还是不能接受自己的排泄物被人类铲来铲去,更何况,龙族中的天赋者早就不需要进食,根本没有排泄这回事。叶修自从在原本的那户人家看到孙哲平朋友一脸慈爱地观摩一只只小奶猫在猫砂盆上颤颤巍巍地拉屎后就对人类的变态有了新的认知。


        “你给我回来。”


        孙哲平皱着眉从沙发下把沾了灰的白毛球扒拉出来,“脏死了,谁让你钻那种地方的。”


        叶修朝他龇了龇牙,打扫卫生不打扫沙发底下的人类没有资格说话。


        孙哲平捂住额头:“我收回刚才说你很乖的话。”


        哦。


        叶修一尾巴抽在孙哲平拎着他的那只手上,孙哲平这种心硬如铁的男人丝毫没有因为这软绵绵中透着萌的攻击而气消,反而还嘲笑道:“怎么,知道错了跟我撒娇呐?”


        叶修:“……”


        人类真的很神奇,逻辑永远能自洽。


        孙哲平黑着脸打电话给朋友问这倒霉玩意儿能不能洗澡,是不是洗了澡就会死。朋友说会死的那是兔子吧,这猫两星期前已经打过疫苗洗澡完全没问题就是猫天生怕水很不喜欢洗澡,孙哲平硬邦邦地回道:他不喜欢也得喜欢。


 


 


        叶修被孙哲平拎进浴室的时候,欢快地拍了拍手,就是两只前爪碰一下又分开,重复了两次。


        他喜欢洗澡,他是条爱干净的龙。但自从作为孙哲平朋友家的那只布偶猫的崽子“出生”以来,他一次都没有洗过澡,可即使两个月没有洗澡,那一脸蠢样的前饲主也还是喜欢把脸埋进奶猫的肚子里狂吸。叶修每当这时候都躲得远远的,他才不要好几个星期没洗澡还要被人闻来闻去。


        孙哲平见手里拎着的猫根本就没有挣扎,反而还挺兴奋的模样,有点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但也懒得多想,先把它放在了洗漱台边,自己转身在浴缸里放水。


        放了浅浅一层后孙哲平又觉得太多,这深度完全可以把那只脆弱的生物给淹没了,还没等他放掉一些,一团白毛就迅速跳进了浴缸里。


        “喂!”


        孙哲平心里一惊,下一秒却见这倒霉玩意儿在缸底吭哧吭哧地以狗爬式游得欢快。


        一只猫以狗爬式在浴缸里游泳,这画面还挺喜庆,孙哲平插着腰看了会儿后随手录了个视频丢微博上了。


        第二天这视频不小心火了,孙翔立刻微信上找孙哲平:哥!!我老婆还只是个孩子啊!!你怎么可以让他抛头露面的,太不成体统!


        孙哲平:“……”


        个神经病。


 


 


        之前孙哲平的朋友冒着生命危险战战兢兢地再三叮嘱孙哲平一定要给他吹干,不然小猫会生病。虽然孙哲平脾气是不太好,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耐着性子把朋友说的一一记下。


        此刻孙哲平拿着宠物用的风筒把叶修吹干,以为叶修会吓出飞机耳的孙哲平却发现叶修从头到尾都很从容。


        孙哲平搞不清楚这猫到底怎么回事,但看在他还算乖的份上也不跟他计较,给他洗完澡后自己回书房工作,留着叶修自个儿探索这间不小的单身公寓。


        叶修心思活络,想着以前听说的恶猫传说,思考如何做一只合格的猫。


        首先似乎是要把主人在桌子上放着的东西都推到地上——叶修身随意动,跳上餐桌,把桌上的装饰花瓶一爪推到地板上。


        孙哲平被外边的声响惊动,出门一看,倒霉玩意儿无辜地蹲在餐桌上,尾巴还绕着自己的小爪爪,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不过地上还躺着花瓶的尸体,确凿的证据使得他看上去真的不怎么无辜。


        孙哲平觉得自己大意了,他怎么能对猫这种生物掉以轻心,网上的乖巧可人都是骗人的,为非作歹才是它们的常态。


        叶修见孙哲平一脸山雨欲来的阴森,倒也不害怕,还胆大包天地冲他喵了两声,形如挑衅。


        孙哲平盯着叶修看了半晌,一把把他拎起来,叶修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只是一只无助的小猫咪,而孙哲平则是他的衣食父母——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脾气很垃圾的衣食父母。


        比起做一只合格的猫,他还是先做只乖巧的猫,免得衣食父母不给饭吃。


        ——虽然他并不需要进食,但是正常的小猫咪要啊,他得像正常的小猫咪一样表现出对食物的渴望以及屈服才行。


 


 


        孙哲平把一坨白团子放在自己的书桌上,他决定看着这倒霉玩意儿,把他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他就不信这货还能在自己面前掀出花来。


        出乎意料的是,叶修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很是乖巧,要不就是四爪向后肚皮贴在书桌上装尸体,要不就是打个滚到孙哲平手边用尾巴虚虚绕住孙哲平的手腕卖个萌。


        孙哲平见他学乖了,似乎施舍一般地摸了摸他的头,叶修几乎被那粗鲁的力道摸得晕头转向,他的内心虽然是遥远东方的一条巨龙,但是身体却很绵软,被孙哲平三两下摸得爬不起来,只能憋屈地在心里想着你根本不知道小猫咪的身体里居住着怎样强悍的灵魂,说出来吓死你了真的是。


        你根本不知道你拥有的是怎样一只小猫咪。


        ——叶修试图用湿漉漉的猫眼对孙哲平传达出这个信息,然而完全被误解了。


        “还要摸?真麻烦。”


        孙哲平的手从叶修的脑袋撸到屁股,差点把可怜的小猫龙撸到半身不遂。


        叶修:“……”


        你就不能控制一下你的力气?你这种摸法一般的小猫咪根本承受不住的。


 


 


        孙哲平被闹钟叫醒后一阵烦躁,他有着很严重的起床气,刚起床的那几分钟简直不是个人,半径一米内最好不要出现活动的生物。


        然而今天偏偏有个不长眼的在他枕头边喵喵叫,湿滑带着倒刺的舌头不断在他侧脸摩擦,却意外地没让他发火。


        “啧。”


        孙哲平爬起来,把正在舔他脸的叶修揣在怀里进了卫生间洗漱,他一手拿着牙刷一手揣着猫,而叶修则仰着脑袋舔他的下巴。


        “……别把牙膏吃进去了。”孙哲平含糊不清地嘟囔。


        洗漱完后给自己随便烤了两片吐司当早饭,顺便也给叶修的食盆里加上猫粮。


        叶修象征性地吃了两口,然后就蹭到孙哲平旁边对他虎视眈眈。


        孙哲平放下吐司看着蹿上餐桌的叶修:“怎么了?”


 


 


        叶修今早发现了件大事,早晨的孙哲平简直就是精气工厂,整个人满溢着让灵物垂涎不已的高级精气,吸两口就让人爽上天。


        虽然叶修还不至于为了两口气就这么不矜持,但是高级精气对于恢复他自身原本的实力也大有好处,于是便忍不住去尝了两口……那绝妙的滋味让他现在还在回味。这孙哲平看上去是个狂野boy,气倒是挺纯的,让叶修光看着他都觉得馋。


        孙哲平很意外,他帮孙翔领养的童养媳隔了一夜整个甜度提高,巴着他不放,简直就像是陷入热恋的他的小女朋友。


        哦对了,孙哲平忽然想到一件事。于是拖着叶修后边儿的小爪爪把他拉到自己手机镜头前,对着叶修的腿间一拍,然后拿出手机给孙翔发了条微信:


        你老婆是公的。


        并附一张蛋蛋图。


        叶修:“……”


        真的过分了啊。


 


 


       【中篇】


 


 


        ***


 


 


 


        试问谁不想养这样一只小猫咪。

评论

热度(6851)

  1. 墨汐墨悠悠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