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沉迷all叶,周叶,黄叶,双叶,乐叶。
另少量双花叶和白起。

【all叶】化猫-下

悠悠堇:

        【上篇】   【中篇】








        孙哲平一瞬间感到了心虚,还没取名的猫被孙翔抱在怀里没搞清怎么回事脑袋就已经被亲了好几口,他看上去茫然极了,虽然乖顺地被孙翔抱着,可眼睛却在看孙哲平,孙哲平被这样一双干净漂亮的眼睛懵懵懂懂地盯着,再怎么狂气冲天也心软成一滩泥,他板着脸,猛地敲了下孙翔的脑袋。


        “干!”


        孙翔想都没地爆了粗口,“你干嘛啊!”


        孙哲平语气硬梆梆的:“你敢对我骂脏话?”


        “……”从小在孙翔面前积威颇深的孙哲平每次只要一沉下脸,孙翔基本就蔫了,可这次不一样,孙翔第一次和他老婆见面,要是气势上被压一头,他以后还怎么在老婆面前做人,“哥,你不由分说就揍我好像不太讲道理吧。”


        孙哲平冷笑:“你哥我是那种讲道理的人吗?”


        “……”靠哦。孙翔竟无法反驳。


        孙哲平趁孙翔被他的坦荡震到稍许无言的空隙,一把把被孙翔亲得晕头转向的小猫咪给夺了回来。


        叶修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是狂风暴雨过境后被蹂躏过头的小树苗,他们孙家兄弟怎么都一个样,要不就是下手没轻重,要不就是过分疯狂热烈,叶修心疼地用两爪抱住被孙翔搓揉亲吻过的自己,他已经不是一只单纯的小猫咪了,他的身体已经不干净了。


        孙哲平似乎察觉到他的猫受到了心理创伤,于是小心地搓了搓他的脑袋,让他不要害怕。叶修在心里嘲笑了一声,似乎对孙哲平的安慰很不感冒,他心想着这孙哲平看起来人模人样的没想到背地里还干着猫口买卖的勾搭。


        幸好他并不是一只真正的小猫咪,不然还真的被孙哲平卖了还要帮他数钱——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叶修到底是有高级智慧的种族,从孙翔与孙哲平的对话和行为中很轻易地厘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大约就是想养猫的其实是孙翔而孙哲平只是暂时代为保管。


        这下叶修就感觉到了人类的狡诈,并觉得自己这些天对着孙哲平撒的娇卖的萌都白费了,难怪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从第一天被孙哲平带回来的时候叶修就敏锐地察觉到孙哲平其实不太喜欢猫,而性格我行我素的孙哲平为什么会委屈自己养着只祖宗,今天叶修也总算明白了。


        叶修忽然想到了他的好友楚云秀曾经强迫他一起去看的一部地下小电影,讲的是一个男人把一个无家可归的少年带回家好生照顾,直到少年对他产生了感情,男人就把少年送给了另一个小帅哥,并说我捡你回来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把你送人。


        ——现在想来,他的处境简直和这部电影一模一样,孙哲平就是个没人性的败类。


        但仔细想想,叶修也知道猫作为人类的宠物,有的吃有的喝就已经得感恩戴德,于是他倒也没多少被背叛的感觉,只不过他未来的新主人有些过分热情,第一次见面就把他一通狠亲,让习惯了孙哲平的冷漠的叶修稍许有些不太适应。


        “哥。”


        孙翔朝孙哲平伸出手,“把我老婆给我抱抱吧。”


        孙哲平哂笑:“你老婆?我什么时候同意了?”


        孙翔被他哥这微妙的态度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猫不本来就是为他准备的,那他叫声老婆又碍着谁了,这么想着,孙翔更是理直气壮:“我就要叫他老婆。”


        孙哲平顺着叶修的背撸了一把:“他是男孩,你这么叫有没有想过他自己愿不愿意。”


        叶修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贵为龙族都能化作小猫咪撒娇卖萌,身为男性被叫声老婆又怎么样了,他本人是完全不care的,所以在孙翔叫了他老婆的时候,他还回应地喵呜了。


        孙哲平的脸色瞬间变得很可怕,孙翔完全不懂得规避危险,还笑呵呵地在那边傻乐,说着我老婆真甜之类的傻话。


        叶修发现孙哲平并不开心,明明打算把自己送人的是他,自己对别人示好他还要不高兴,男人都这么难哄的吗。


        “我真是白疼你这只白眼猫了。”孙哲平咬牙切齿。


        哦豁。叶修觉得这真是不可思议,无理取闹也要有个限度吧。


        此时孙翔一语道破天机:“哥,你是不是看上我老婆了?”


        孙哲平脸色一僵,很快又恢复常态:“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喜欢这种除了掉毛以外什么都不会的东西?”——从头到尾都透露着欲盖弥彰的气息。


        然而叶修并不意外,龙本来就是最具灵气的种族,讨人类喜欢更是轻而易举,他不自觉间流露的气息就让人心驰神往。在叶修看来,孙哲平要是不迷上他这只可爱的小猫咪,那才叫奇怪。


        心里藏着一团火的孙哲平用力地把叶修从头到jio撸了一遍,那力道撸得叶修浑身酥软几欲散架,看不下去的孙翔把叶修抢了过来,安抚性地把他从头到jio亲了一遍,还特别痴汉地亲了亲他的粉色肉垫。


        叶修:“……”


        撸猫也要按基本法的好吗两位亲。


        孙家基因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的都这么不懂撸猫,要不是他龙体强健,早被撸得半身不遂了。


        过了两小时,和他哥吵完一架又吸了好一阵老婆的孙翔终于舍得回家了。他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出成绩还要等几星期,也就是说按理来说叶修两个月后就应该被送到孙翔家去了。


        孙翔走后,孙哲平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那姿势和孙翔来时看到的叶修几乎是别无二致了。他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茶几上正舔着肉垫的叶修,猛然想起刚才孙翔还用力亲了好几下那软软弹弹的小肉垫,于是想也不想就阴阳怪气地嘲道:“间接接吻啊。”


        叶修:“……”


        孙哲平见自己面前漂亮的布偶猫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自己,也忽然意识到他对着一只猫说了怎样一句酸气十足的话,这实在是不符他的性格,可他又觉得猫应该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所以他也不算丢人。然而和猫对上眼睛的孙哲平硬是觉得这猫似乎真的听懂了他的话,并且在对他的争风吃醋感到十足的无语。


        叶修是真的被孙哲平这句话给弄得有些诧异,他觉得此刻的孙哲平像是把他当作了一个有感情的个体,而不是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猫咪,他又是有些怜惜这个总是独自一人的小家伙了。正如同孙哲平把叶修当作小猫咪一般,叶修偶尔也把孙哲平当作一个小朋友。


        叶修活了几千年,虽然不勉强自己成熟起来,但是看多了世道变迁后思想境界必然与人类不同。他和孙哲平的关系虽然是饲主和宠物,可偶尔也觉得两人像是陪伴彼此的好友,虽然时间短暂,但是像孙哲平这样的人叶修并不讨厌。叶修轻轻一跃,跳到了孙哲平的腿上,然后后爪发力,直起身,在孙哲平的嘴唇上印下一个毛茸茸的吻。


        不就是想要一个亲亲吗,给你好了。


        孙哲平的大脑一时间完全空白,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而叶修早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原来网上的那些小视频真的不是在骗人,真的会有这么甜的小猫咪,会给人一个软乎乎的亲吻。


        孙哲平坚硬强大的心脏终究还是被凿开了一条小缝,再也不能欺骗自己说他根本不喜欢猫的陪伴。


 


 


        一个半月的时间稍纵即逝,叶修也循序渐进地越发深入孙哲平的生活,甚至到了早晨醒来看不到叶修孙哲平就要喊两嗓子的地步,只不过孙哲平一直没给叶修起名,叫起来一直都是喂喂喂地乱叫。


        今早也是如此,最近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叶修不再每天候在孙哲平枕边等他醒来,孙哲平的精气虽然醇美但早就见过各色美味的叶修并不上瘾,他近期准备要回去和那个算计他的仇家做个了结,他虽然不喜惹是生非,但是更不会有仇不报,凡是得罪他的没有一个能完好无损地度过他们的下半生。


        在叶修刚满一千岁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也相当年轻气盛,招惹他的各路神仙鬼怪无一不被打得半死不活,后来长了几千岁,懂事了,懂得见好就收,更懂得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所以他经常选择让人活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遭到报复的恐惧里,从不让人短短地痛苦一次,而是要让真正惹到他的对象长久地感觉到痛苦。


        不过叶修一向是条善良的小龙,很少真的动怒,但这也意味着他真的生气时会变得相当恐怖。


        此时正蹲在窗台上一脸威严的叶修,下一秒便被寻来的孙哲平摁着狂撸了一把:“现在我叫你你都不听了是吧,长大了心就野了是吧,是不是还想着要去搞大别的小母猫的肚子了……”


        叶修对孙哲平很宽容,心想自己这是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跟满嘴胡话的小男孩一般计较。


        把小猫咪蹂躏成一滩猫饼后孙哲平心满意足地去洗漱了,结果刚吃完饭就迎来了一个他并不欢迎的客人。


        “老婆快让我看看。”


        孙翔无视他哥的黑脸,再次直奔到叶修面前,在他脑门上响亮地啵了一声,


        “不愧是我老婆,又漂亮了。”


        叶修刚进孙哲平家门的时候是只几近纯白的小猫团,两星期后稍微长开了点,毛也多了些,最近脸上开始有不同颜色的毛发长出来。叶修最初蹭住的那户人家的布偶妈妈是双色布偶,有着非常好看的毛色和精致的美貌,叶修最近准备往这个方向发展,在他离开之前,争取长成一只漂亮到能让孙哲平带出去被夸的双色布偶。


        只不过在那之前,他估计自己就要被孙翔带回去了,前两星期孙翔高考完后就隔三差五地往孙哲平这边跑,在叶修面前也混了个脸熟,据孙翔自己说,这次估分下来,他一本肯定是没跑了,前两天就胆大包天地试图趁孙哲平不注意把叶修偷渡回家。


        孙哲平发现这臭小子打的鬼主意后差点没把他揍一顿,所以现在孙哲平看着孙翔的眼神根本没有任何兄弟间的温情(虽然本来也没有),只有对这臭小子的嫌弃。


        “我说哥你也差不多让我把老婆带回去了吧。”


        孙翔苦着脸,“你这样扣着弟媳到底是几个意思嘛,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夺妻之仇。”


        孙哲平冷笑:“你成绩不是还没出来,谁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我算过了,肯定一本没跑了。”


        “谁知道呢。”


        孙翔震惊:“哥你怎么能这么咒你亲弟。”


        孙哲平很冷酷:“堂的。”


        孙翔:“……”


        孙翔可以说是十分委屈,这位哥其实对他还不错,虽然经常抽他脑袋,但是因为年龄差,从小也会给他零花钱,谁又能想到这样的阔哥哥居然隐隐有要跟自己抢老婆的意图。


        孙翔咬咬牙,虽然这猫本来就是他哥弄来的,就算最后不给自己他也不能说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迷上了这只小猫咪,甚至有点非他不可的意思。


        “哥,我知道你从小对我就好……”


        孙翔试图采用怀柔政策,然而立刻被孙哲平看了出来:“这招对我没有。”


        孙翔真的要郁闷死了,偏偏他哥是个油盐不进的钢铁直男,任何硬话软话对他都没有用。


        “你别这样看我。”


        孙哲平道,用下巴指指叶修,“你倒是问问他愿不愿意跟你走。”


        孙翔想着这猫被孙哲平养了这么几个月,应该已经处出感情了,他的条件真的很不利,而他哥又是一点人性都没有,这么想着,试探性地朝叶修敞开怀抱,叫了声:“老婆过来。”


        叶修一跃而起,扑进孙翔怀里。


        “……!”


        孙翔被这颗糖衣炮弹砸得头昏眼花,一张俊脸上洋溢着傻笑,乐得不行。


        而孙哲平的脸色就没有这么好看了,叶修在孙哲平身边待了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么震惊又愤怒还不可置信的表情。


        和孙翔的傻乐不同,叶修是真的乐不可支,看到孙哲平那稳得一匹的表象渐渐崩塌,他简直是超级快乐。


        与此同时,叶修也稍微自省一下,自己比孙哲平大了几千岁还这么恶趣味,真的有点不太成熟。


        但是没办法,不管是什么物种,活着都是为了快乐嘛。


        不过根据叶修这些天对孙哲平的了解,他估计孙哲平此刻大概都要被气疯了,于是决定见好就收,再加上他本来就有事要做,现在急需找个地方一个人待着。


        可孙翔这小子是个不会看气氛的,还在紧紧抱着叶修傻呵呵地乐:“老婆,你真好抱,我好喜欢你。”


        叶修:“……”


        你这声老婆问过我胯下的两颗金蛋蛋的意思了吗。


        叶修一开始还觉得孙翔只是叫得好玩才偶尔叫他两声老婆,现在看来这傻小子是真的打算把他当作自己老婆叫下去了,也不知道孙翔把他的两颗小铃铛视作何物。


        不过在此之前,你也稍微注意一下你哥的表情啊,你还想不想活了。


        叶修用肉垫推着孙翔的脸,示意他转头看看他堂哥,但孙翔完全无法理解叶修的意思,傻乎乎地捏着叶修的爪子亲了一口。


        叶修:“……”


        好烦。


        叶修决定自救,而且他还有要紧事要做。


        最近吸了孙哲平太多精气,叶修还没有好好消化过,于是会在孙哲平去上班的时候自己在家变回人形消化一下,这两天孙哲平一直在家,叶修没能得逞,心想着今天一定要悄悄找个机会变回来把精气都吸收掉,结果却碰上孙翔来访。


        叶修原本想随便应付一下孙翔就溜出门,结果现在却被孙翔禁锢在怀里寸步难行。


        不是不能使出全力挣开,只是这样也会暴露出他并不是一只普通的小猫咪。


        孙哲平见叶修开始挣扎,冷着脸让孙翔放开他,不过孙翔完全不听他哥的话:“哥你不能这样,我和老婆都两情相悦了,你怎么还想着拆散我们呢,你是王母吗。”


        “就你这傻样还觉得自己是董永?”


        孙哲平反唇相讥,孙翔倒是不生气,一口亲上叶修的圆脑袋:“不管我是谁,我老婆都是可爱的小仙女。”


        叶修:“……”


        你好,我公的。


        孙翔废话有点多,叶修焦躁地用肉垫抠他手臂,几乎是憋不住了,满溢的精气快要冲破他用术法维持的猫咪外形,让他原形毕露。


        “老婆别怕。”


        孙翔抱得更紧,“有我在,不会让我哥对你做什么的。”


        孙哲平又是冷笑一声:“你顶个屁用。”


        孙翔被他哥这般看不起,也终于是有点气了,尤其是男人在老婆面前总是想装逼的,他一直被孙哲平的气势压着真的很没面子,为了让他老婆知道他对他的爱超越一切,甚至超越他对他哥的惧意,于是他捏着叶修的脸,在毛茸茸的猫嘴上用力地亲了一口。


        在唇齿间忽然吸到些许少年精气的叶修眼前一黑——


        完了。


        下一秒孙翔被怀中忽然膨胀的重量压倒在地,手中柔软的皮毛触感也变成了光滑温暖的皮肤,他还对此感到晕头转向,他哥则受到了另一层视觉冲击,原本紧盯着的小猫咪忽然变成一个人类少年,两手撑在被压在地上的孙翔脑袋两侧,头微微仰起,头顶有对尖端黑色的白色猫耳,尾椎处却延伸出一条相当漂亮的覆盖着鳞片的绿色尾巴。当然,带给他冲击最大的还是那白花花的肉体,白花花的长腿,白花花的……屁股。






        ***






        这篇就写完啦,人形生活的短篇我再想想写不写,这篇本来只打算写三千字结果写成1.3w字……我废话这么多真是不好意思orz

评论

热度(6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