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他从容优雅的表皮下,藏着一颗宠辱不惊的心。
可爱极了。

【all叶】化猫-中

悠悠堇:

        【上篇】






        孙哲平很恶劣,丝毫不考虑他忽然的坦诚会给堂弟带来怎样的冲击,刺激完赔钱堂弟后就准备去公司,今天是周一,自己开公司玩的孙哲平完全没有仗着CEO身份乱来,非常准时地开到了公司地下停车场,接着他猛然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探出了一个圆溜溜的小脑袋。


        叶修不顾孙哲平阴沉唬人的脸色,非常软地叫了一声,普通人听到这小奶音心都要化了,奈何心硬如铁的孙哲平不仅没有软化丝毫,神情反而越发恐怖。


        叶修不禁想到了自己的老朋友韩文清,他生气起来的样子跟孙哲平倒是异曲同工,可韩文清生性是一板一眼的严肃苛刻,而孙哲平多少还带了些痞气和狂妄,终究是有些不同,具体来说就好像韩文清生气他能跟韩文清打一架,孙哲平生气他只能躺平任搓揉。


        谁让他此时只是一只柔弱的小猫咪。


        叶修活了几千岁,丝毫不觉得用柔弱来形容自己会有多不好意思,相反还真心实意地觉得自己不过是个几千岁的孩子,虽然活了很长时间,但是他有无限的生命,并且远未到不得不成熟之时,所以按生命标尺比例换算,孙哲平这个成年人得让让他这条小猫龙——叶修毫不心虚地得出了这种歪理。


        孙哲平此时则相当烦心,他没想到这麻烦的东西还跟着自己上班,本来在家照顾它就够麻烦了,居然到公司还要继续麻烦。孙哲平看着这个脆弱的生命体,打也打不得,骂也听不懂,只能把它捏在手里上了电梯。


        于是此刻和孙哲平一起从B2坐上电梯的员工朋友有幸见到一脸阴郁的CEO手里托着一只美貌布偶猫的景象,托猫CEO的称号便从这天开始在公司里流传。


        “等一下!”


        在电梯门即将关上之前,一个孙哲平相当熟悉的声音在叫停,孙哲平站在摁键旁,一根手指都不动的。


        孙哲平的贴心搭档张佳乐一边狂奔一边怒骂他是黑心总裁,然而下一秒,一只白嫩的爪子就在电梯门关闭之前摁上了开门键。


        整个电梯里的员工都沸腾了,这是怎样一只举世无双的小猫咪啊,人们都躁动了起来,纷纷情不自禁地为他献上掌声。


        叶修瘫在孙哲平的手心,威风凛凛地喵了一声。


        孙哲平:“……”


 


 


        张佳乐是孙哲平的工作伙伴,两人一起做了不少大case,业界传闻他们俩是一对基佬,然而不是。


        张佳乐这人有种奇妙的气场,具体表现在他每次都会正好赶不上当前的一班电梯,以两秒之差不得不等下一班。


        公司里的其他人看到业界精英张佳乐必然会帮忙摁下开门键,可糟糕的是大部分时候张佳乐赶不上的电梯里都会有孙哲平,而孙哲平完全没有要等张佳乐的意思,每次都眼睁睁地看着张佳乐被拒之门外,似乎会因此感到非常快乐。


        所以就算业界再怎么传两人的绯闻,公司员工都知道他们其实是一对清清白白的好伙伴。


        因为这两人不仅不是坐一辆车来上班,而且CEO甚至不愿意和张副总坐一班电梯,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但依然有人坚持这是畸形的爱。


        总之张佳乐第一次赶上有孙哲平在的电梯,正喘着气纳闷呢,就发现孙哲平托着一只相当漂亮的布偶猫,布偶猫湛蓝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猛瞧。


        张佳乐伸手要摸,孙哲平立刻把手往回收。


        张佳乐怒:“孙哲平你怎么这么小气。”


        然后又问,“你今天怎么忽然善心大发,不把我关在门外了。”


        孙哲平道:“跟我没关系,他干的。”


        孙哲平用下巴指了指手里的叶修,叶修伸出小爪子比划了一下,软绵绵地冲他叫了声。


        电梯里的部门经理把刚才发生的事简要地给张佳乐一说,刚说完叶修忽然跳离孙哲平的手心,猛地扑到张佳乐怀里,张佳乐手忙脚乱地抱住他并瞬时被秒杀,周身都荡漾起泡沫和小花,这可爱的生物到底是什么,总之一定不是猫,就算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猫也不可能可爱到这个程度。


        孙哲平老大不爽地看着这见异思迁的东西,虽然他也不能说多喜欢猫,但是转眼间自己领回来的猫就跟其他人示好着实让他不快。不过下一秒就见叶修从张佳乐的上衣口袋里扒拉出一颗糖叼在嘴里后又跳回孙哲平的手心,献宝似的把包着亮晶晶包装纸的糖果放在孙哲平适时伸出的另一只手上。


        孙哲平立刻就爽了,看向张佳乐的眼神也带着一种矜持的炫耀。


        张佳乐:“……”


        为什么他就没有这样一只惹人疼的小猫咪?


        按捺住自己的心痛,张佳乐转头问孙哲平:“你怎么回事,怎么还把宠物带来公司?”


        孙哲平随手把张佳乐的糖放自己口袋里,撸了撸叶修的脑袋:“他自己钻到我包里,我到了公司才发现。”


        张佳乐嫉妒道:“哟,你可真是招他喜欢。”


        孙哲平莫名有些得意,但没有继续说什么。


        等到了办公室,孙哲平把叶修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顺手把电脑打开,然后用手指戳了戳叶修的脑袋:


        “你就这么喜欢我?”


        孙哲平的语气中竟有股万年单身狗被大学校花告白的得意,和他的外形很不符。而叶修根本不理他的胡言乱语,两爪抱住孙哲平戳他脑门的手指就往嘴里塞,他早晨还没吃饱孙哲平的精气,趁着现在这股浓郁的精气还没散去,他得多舔几口。


        孙哲平感觉到略显粗糙的舌苔在摩擦他的指腹,却没有把小奶牙磕在自己的手指上,小猫咪正小心翼翼地舔着他的手指,像是在吃什么珍馐美味。


        “好了,知道你喜欢我了。”


        孙哲平把手指抽出来,“但我要工作了,你自己玩去。”


        在今天之前孙哲平必然不会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会如同和人类交流一般自然而然地和一只猫对话,而这只猫仿佛也听懂了一般,乖乖地不再闹腾,窝成一个小球球待在孙哲平的办公桌上。


        至于孙哲平口中的喜欢,叶修觉得不可否认,他的确喜欢孙哲平身上充足的精气,孙哲平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精气制造机,如果可以的话等他调养好身体之后也想把孙哲平一起带回去。


 


 


        孙哲平午休的时候靠着椅子眯了会儿,醒来后感觉手腕处有毛茸茸的触感,把视线移过去就看到那只猫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着了,粉嫩肉垫抠着他的小臂,都没露出爪子,尾巴环着他的手腕。整只猫像手部挂件一样稳稳地安置在他的手臂上,全然信任的模样无端令人感到受用,孙哲平昨天刚见到这只猫的时候只觉得必然是个脆弱又娇气的小东西,又怎么会想到才过了一天心境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正巧这时候他刷了刷微信,瞧见孙翔早上九点的时候发来的那句:


        不管是公是母,爱情不分性别,我老婆真可爱。


        “……”孙哲平面无表情地拨出了个电话,“阿姨好……嗯,孙翔他是不是又在上课的时候玩手机了……嗯,九点吧,收到了他的微信……不客气,大家也都是为他好。”


        孙哲平一点形象也不要地在孙翔他妈面前告完状,看了看挂自己手臂上睡得香甜的猫,忽然想到自己还没给他起个名字。


        放在昨天孙哲平肯定会说这么麻烦的事让孙翔自己做,可现在要他把自己领回来的猫的命名权让给孙翔,他怎么想都不得劲,于是决定先斩后奏,自己给他起个名字,到时候就算孙翔想给他老婆换个名字,被叫熟了的猫想必也不会答应——不过话说回来,猫会被叫熟吗。


        孙哲平陷入沉思,但又觉得他选中的猫多少还是不同的,一看就有灵性,懂感恩,就算有朝一日入了孙翔家的门,他心里最喜欢的也一定是自己。


        孙哲平陷入了一个诡异的逻辑怪圈,而他自己还没有发现。


 


 


        一星期后,孙哲平再度感受到他挑中的这只猫实在是乖得不可思议,除了刚带回家的那天稍微皮了一下,之后简直就是一只符合他一切要求的绝世乖宝,这种万里挑不出一的小可爱居然要送给孙翔这臭小子养,孙哲平心理都有些不平衡,不知不觉间孙哲平的行为已经和把叶修带回来的初衷背离。而孙翔还偏要在此刻来招惹他敏感易怒的堂哥,提出要求说想要跟孙哲平时不时来个视频,隔着屏幕和他家老婆培养感情。


        本来就没有感情,谈何培养。


        孙哲平冷漠地拒绝了孙翔的视频邀请。


        孙翔隔了半分钟又发了微信过来:平哥你是不是要强抢弟妻?


        孙哲平被他雷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回了他一个滚蛋后把手机丢到一边。


        正好这时叶修轻巧地一跃上了床,溜到孙哲平的手边用自己的脑袋去蹭蹭孙哲平放在身侧的手。


        曾经万分不解为何朋友能对一只小动物发痴半天的孙哲平,此时忽然明白了那种忍不住想把脸埋进白花花的小肚子里的冲动。


        叶修萌而不自知地往后一仰,孙哲平所觊觎的粉嫩白肚皮就暴露了出来,他直接把这自动等同于叶修在引诱他下手,于是把叶修捧到面前,无视那双蓝眼睛中透出的茫然水色,头一低,脸埋在软乎乎的肚皮上,相当认真地狠狠吸了一口。


        叶修:“……?”


        这是什么行为?


        叶修知道这是如今人间流行的吸猫姿势,可毕竟是由孙哲平这等不爱猫人士做出来的,所以似乎不能把这当作单纯的吸猫行为,叶修仔细想了想,最终认为孙哲平在找奶喝。


        他想着这个人类或许是太寂寞了,他成为孙哲平的猫之后近十天,都没有看到孙哲平有伴侣或情人,更没有夜生活,甚至没有性需求。他还以为孙哲平是真的无欲无求,但终归还是一介凡人,偶尔也需要喝奶。


        叶修用肉垫拍了拍还埋在自己肚皮吸来吸去的孙哲平的脸颊,忽然对他产生了些许怜爱。


        等孙哲平吸完后,发现被他吸的对象以一种父亲般慈爱的眼神看着他,然而再定睛一看,猫依然是原来的猫,也并没有出现人类才会有的表情。


        一切似乎都只是他想的太多。


 


 


        和猫一起的新生活,比孙哲平想象中要好许多,没有撕卫生纸,没有咬网线,也没有把家里闹得一团糟,孙哲平甚至隐隐喜欢上了和这只猫一起生活,如果这只猫不坚持每天早上都要舔他脸颊的话,那就更好了。


        然而很快,糟心事就来了。


        孙翔在周末的时候上门做客了。


        一进门,也不管他堂哥,径直朝瘫在沙发上一只后爪爪翘在另一只后爪爪上仿佛在跷二郎腿的叶修走去,叶修只见一庞然大物靠近自己,然后猛地把自己抱进怀里,口中还说着胡话:“老婆我总算见到你了。”


        叶修:“……?”


 


 


 


        【下篇】

评论

热度(6094)

  1. 墨汐墨悠悠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