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沉迷all叶,周叶,黄叶,双叶,乐叶。
另少量双花叶和白起。

【叶all】您的好友隔壁老叶0.866

米米米米罗(氪金氪金氪金):

还是老话注意避雷啊,周泽楷的设定,前面有,我就不打了,上次打就被和谐了。


——————


喻文州回到自己家里的时候,房间里只点了一盏昏暗的小灯,浅黄色的灯光把母亲的影子倒映在墙上。


看起来她等自己很久的样子,喻文州把带着寒气的大衣脱下挂到了衣架上,然后走了过去。


“妈。”低声叫了句后,喻文州就不说话了,等着母亲接下来的话。


“文州你为什么又去黄少天他们家了。”喻母问,他看着儿子有些疲惫的面容,叹口气。


“有些事情。”把前面有些乱糟糟的头发稍微梳理整齐,喻文州漫不经心的回答。


“那个孩子不是已经把新的喜欢的人带回家了吗?倒是你文州,我记得你要跟黄少天分开是因为你喜欢上别人了。怎么没有带回来?”


喻文州拿换洗衣服的手停住了,“会带回来的。我是那么的爱他。”


他的话说的异常的坚定确定,喻母却感觉到了几分不安,她看着儿子挺拔却纤细像根竹子一样毅力在窗前的身影。


“那他爱你吗?”


喻文州像是听到很好笑的问题,“在一起是不需要爱情的,只要能够在一起。”


他说的声音太小,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喻母却完全听不清。


“我爱他就足够了。”喻文州的笑容是那样的温暖,他言语坚定而又清晰。


而在黄少天的家里,黄少天正翻箱倒柜的给叶修找睡衣,而叶修浑身冒着热气,下身裹了块浴巾,正撮着头发,把湿漉漉的发苗弄干净。


“你找到没有啊。”叶修看着把黄少天扔在床上快叠成山的衣服问。


两人之前的衣服在前面旅游的时候都弄得脏脏的,刚才黄少天才把两人两大箱的衣服拿出去丢进洗衣机里面洗干净晒在外面,让黄母看到又是一顿生气。


衣服都洗完了,自然就没有衣服穿了,叶修又不愿意裸睡,黄少天只得给他找自己的衣服暂时穿上,衣柜里面黄少天小学的衣服黄母都没有舍得扔都一直保留在这里,导致又多又难找。


黄少天也找的很烦,到后面基本就是把衣服往外一扔,叶修等着就靠在床上闭着眼睛假寐,结果一件衣服掉在他头上,睁开眼把厚重的羽绒外套扔到边上,结果又一件从天而降。


叶修拿到手上还没扔出去的同时一件轻薄的衣服落到叶修头顶了,“我说,少天。”樟脑丸的味道可不好闻,叶修从衣服束缚中挣脱开,还没来得及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看到手里面这件衣服,话锋已转。


“这是什么鬼?”


黄少天那边扒衣服扒得起劲,头也不抬的回答,“还能是什么,衣服呗,马上就找到了,你在等等。”终于把睡衣扯出来,黄少天转过身却发现叶修拎着衣服站在后面,一脸看变态的神情。


“你手里面拿着的为什么给我一种不详的感觉。”嘀咕着黄少天凑近看了一眼,接着发出了尖叫,“我妈为什么没把这件衣服扔掉啊!”


“没看出来,少天你还有这种爱好啊。”叶修把手里面黑白蕾丝的女仆裙抖开,轻飘飘的白色绸带展开在两人的面前。


“胡说什么啊,那是高中时候班里搞反串,不小心抽中才会被迫穿上的,我又不是变态怎么会偷穿女生的衣服啊!你别不信啊,你看我从头到脚哪点不像是纯爷们。快,快把那衣服丢了。”


此时的黄少天脸红的像刚出炉的螃蟹一样,嘴巴飞快的解释。


叶修倒想到什么,他拿着女仆裙凑近黄少天,“黄大纯爷们,你前不久咬我那口,我现在还在疼,作为补偿你穿给我看呗。”


这会轮到黄少天用看变态一遍的眼光看着叶修了。


“就穿一次,不准拍照啊!”最后黄少天还是红着脸驼着背接过叶修手里的衣服,认命的模样。


叶修呵了一声,“嘴里说着不乐意,其实心里很开心吧,黄大爷们。”


“你在胡说什么啊!不是你要求我穿的吗!!”黄少天把自己脱下来的底衫扔了过来,“我还不是害怕你生气,所以才勉强穿的啊。不要露出这种你都懂的表情啊!”


吵闹了一番白色嵌黑边的女仆短裙终于穿到黄少天的身上了,比起高中时刻,体型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还是长大了不少,后面的拉链也只能拉一半。


黄少天皮肤属于正常的亚洲人的皮肤,没有那么白嫩,胳膊紧实的,还有男性高挑骨节突出的腿都显示出少年人一般的炽热,而柔美的黑色裙摆造成的突兀感,却带着奇异的美感。


“很很奇怪吧!”蓝色的玻璃珠般的眼睛因为紧张,一点不眨的盯着叶修。


“很有你的风格!”帮黄少天用白色的蕾丝绳结在身后打了个蝴蝶结,衬托出韧性的腰身,叶修说。


这算的是夸奖吗?黄少天怎么也看不透现在叶修的,但突然他想起前面跟喻文州在厨房里面说的话,狠下心迈出修长的双腿,跨坐在叶修的身上,用一只手抬起叶修的下巴。


在叶修睡着或者不知道的时候胆大妄为极了的黄少天此刻在犹豫自己是直接扑上去呢,还是扑上去呢。


叶修却突然发出了笑声,黄少天顺着不停笑的叶修目光看下去,因为双腿张得比较大,自己穿着的四角条纹裤衩露了出来,极其的不协调。


“抱歉,抱歉,实在忍不住。”叶修笑的腰都弯起来。


黄少天表情逐渐消失了,一脸冷漠看着还在笑的人,总之既然四角裤不协调,那就脱掉好了。


他的动作还来不及实施,门突然被推开了,他听了二十多年熟悉的嗓音念念叨叨的说着,“天天啊,妈给你热了牛奶,小叶也要喝一点吗!啊!”


接着看到儿子穿着裙子,衣衫不整,露出大半光滑背部,坐在几乎什么都没穿就下半身裹了浴巾叶修身上的黄母爆发出了不输给黄少天看到裙子时发出的尖叫。


本以为儿子房间里有笑声,现在来能缓和母子关系的母亲现在恨不得把儿子吊起来打一顿。


“妈!你为什么不敲门!不对!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还没来得及做!不对!什么事情都没有!”


此刻在另一方的上海,周泽楷的母亲也极其头疼,自家儿子除了身体某个缺陷之外,基本上算的是无比完美的人,可以说的上是全家的骄傲。


除了在某个方面。


周母也不知道那个儿子网上认识的人到底给他下了什么毒。


看着在椅子上用书堆起高平台,然后把人的照片放下上面,接着把碗筷放到他面前的自家儿子,周母几乎要摔碗了。


“你这么多年不准你老公跟你一起回家,把这个照片挂在这里是来膈应我的吗!小楷,分手的事情又不是妈逼着你去做的。”


“人家从小跟你玩到大,不嫌弃你……那个地方,已经很好了,你到底有什么不满的!”


周泽楷沉默的不说话,往照片面前的碗里面夹了一块肉,然后安静的任由母亲唠叨。


我答应过师父的,只和他一起过年。


我们约定好了的。

评论

热度(172)

  1. 叶修修米米米米罗(没有感情的武林天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