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他从容优雅的表皮下,藏着一颗宠辱不惊的心。
可爱极了。

【王叶】向左走,向右走

哈哈哈欠° 养病中:

#最近最最最喜欢的一篇产出,前几天就想写,三次元终于没这么忙,就写出来了。


#甜的。


 


>>>向左走,向右走


 


 


  王杰希手上的奶茶渐渐温热起来。


  他举起来看了看,发现吸管口还残留着一点唇印,双手捧着杯子把玩了两圈,随即将吸管轻轻送入口中,吸了一口。


  奶茶还剩大半,他一口嘬下去,嘬到了沉底的珍珠,这种QQ弹弹的东西他多年没有入过嘴了,把奶茶吞进肚子后,他才慢慢地嚼吧了几下。很多年前他在学校门口吃过的珍珠软糯粘牙,数年过去,这东西明显也跟着时代进步了,咀嚼起来口感极佳,还一点儿都不沾牙。


  抹茶的味道逗留在口,挥之不去,颇有些甜腻,他站在路边的树荫下,坚持着喝完这一整杯奶茶,才将彻底空掉的奶茶杯丢到垃圾桶里去。


  夏至刚过,B市温度逐渐上升,近些年热得早,又是艳阳高照的时刻,马路上空似乎都飘荡着肉眼可见的热意,王杰希看得心头有些烦躁,干脆抬起头来,错过头顶交错的枝叶望了望太阳,这一望,刺得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向下看不得,向上也看不得,他便垂下眉眼来,把来往的车流与人群,全都看进眼睛里去。


  此刻街上人并不太多,迎面一双年轻情侣走来,男孩儿替女孩子打着伞,大半个伞面都支在女孩子头顶,替她挡去了所有日阳,自个儿颊边淌下些透明汗水却浑不自知,低头看着小姑娘,笑吟吟地同她交流着。


  王杰希错开了目光,下意识地看了看刚刚丢了奶茶杯进去的垃圾桶。垃圾桶口边有些脏污,王杰希却忽然想探手过去,把或许还保留着些许温度的奶茶杯捡起来,带回家去。


  ……啊。


  毕竟是分手之前,叶修最后碰过的东西了。


  就在十多分钟前,那个人还弯着腰,凑到他手边来,笑眯眯地嘬着奶茶,同他说,天儿这么热,约出来干嘛啊。


  那会儿王杰希在想什么,他自己都记不太清了,他只记得自己像现在一样低垂着眉眼,就像不敢多看旁人简单的小幸福一样,不敢多看叶修的脸和他弯起来的眼睛。


  “……来分手。”


  他记得自己说。


 


  他和叶修交往,是叶修退役后的事情。


  等叶修退役回家了,联盟众人才知道他原来是B市的人,打点完兴欣的后续之后,叶修就回了B市,开了个网吧赚点小钱,每天打打游戏,小日子过得舒坦极了。也是那时候,得知叶修是B市本地人的王杰希在一个午后,踏入了叶修网吧的门。


  网吧大老板就在门口一台机位上搭荣耀,开着个小号浪迹在boss争霸战中,他身后站了一堆慕名而来的粉丝,惊艳地看他一个破烂小号大杀四方,替兴欣公会争下一个大boss。王杰希远远低看了好一会儿,才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老板,pk。”


  叶修叼着烟叨叨:“p什么k啊,改天儿……”网吧老板转过头,瞪大眼睛,“老王啊!”


  王杰希的手还搁在他肩膀,手指一立就能戳到叶修的脸颊。他心里闪过这个念头,下一刻,食指就自然而然地竖了起来,轻轻地,戳了戳叶修的面颊:“真人pk。”


  叶修瞪着眼睛,骂他无耻:“跟个老年人你真人pk你好意思吗你……”


  他嘴里骂骂叨叨,眼睛里却有着面见老朋友的愉悦。王杰希看明了,听他念叨自己也不生气,就只是低着头想——


  在一个城市。


  太好了。


  所有未曾说过的话、想要说的话,都能够诉诸于口了。


  比如,在重逢后的第一个平安夜,王杰希站在雪夜里看着叶修说出的那一句:“我喜欢你。”


  以及,接下来的那句:“你能和我在一起么?”


  “我会照顾好你的。”


  “我觉得我能一辈子都……”


 


  ……


  一辈子?


  王杰希抹了把脸,抬起沉重的脚,迈步向前。


  他今天见到叶修的时候,叶修穿了件白色的衬衣出来。他难得穿这样的衣服,可意外地好看,向来懒洋洋的背脊挺得直直的,头发也梳理过些许……大抵,是非常期待他们今日的约会的。


  他们一起去了叶修之前想去的海洋馆,在那里看到了白鲸。小家伙们长得圆乎乎的,在水面跳来跃去,叶修蹲在池边伸手过去,小白鲸会探出脑袋来,嘴尖抵在叶修薄薄的手心,扑腾着鳍在他手下转圈圈,还会蹭着叶修的手背撒娇讨食。


  那会儿叶修笑嘻嘻地抬起头来,看着站在他身侧的王杰希,问他:“你瞧这些小家伙像不像小孩儿?又聪明又可爱,诶老王,你来摸摸看。”


  王杰希不想摸那些小白鲸,他想摸摸叶修的脸,然后问他,那你,喜欢小孩儿么。


  他从来没有问过叶修这样的问题,在他告白两次失败、锲而不舍地追了叶修一年才修得正果之后。是他先喜欢这个人,是他先逼进这个人的世界,有关家庭的话题他没有提过,有关婚姻的话题他没有提过,有关后代的话题他也没有提过——


  姑且算他是个胆小鬼吧,他就是不敢提……就是不太敢而已。


  他们还去了蜡像馆。


  第一届荣耀世邀赛,中国队艰难地拿了冠军,回来以后联盟就与米沙蜡像馆合作,为当时前去参加比赛的中国队队员们定制了蜡像,摆在了B市的米沙蜡像馆内。当时前来揭幕的有周泽楷、王杰希、黄少天以及苏沐橙,叶修没有来过,此后一直都说对自己的蜡像没什么兴趣,看着怪膈应,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忽然就想去,去过海洋馆之后就直奔蜡像馆去了。


  他们在蜡像馆里兜兜转转了好半天,体验过了一场VR电影,才在深处发现自己的蜡像。


  第一届世邀赛国家队一行十四人依次排开,领队叶修与队长喻文州站在中间,而叶修另一只手边站的,是周泽楷,王杰希与叶修中间,隔着一个喻文州。


  荣耀国家队这里的景,取的是世邀赛颁奖典礼上的景,舞台上,叶修手捧着奖杯,满面意气风发,其他十三位选手也容光焕发,眉眼间尽是胜利后的喜悦,而背景墙壁上,正循环播放着十四个大神角色的战斗画面,画面轮转得绚丽夺目,其中最出彩的,莫过于在世邀赛舞台上大放异彩,让全世界荣耀迷为之疯狂的散人君莫笑。


  已经过去了几年的荣耀在叶修看来已经是过去,比起背景墙壁上吸引所有看客惊叹不已的战斗场面和精致的蜡像,叶修更在意的是大家的站位。他走到“自己”面前,上下打量了几圈,对蜡像馆的手艺做出了肯定评价,然后就念叨上了:“怎么当时是文州和小周站在我身边么?”


  王杰希没有回应。


  叶修顾自说道:“真可惜,要是你站我身边多好……”


  你站我身边多好。


  这句话,被王杰希轻轻地放进了心底。


  他神色微软,对念叨不停的叶修笑了笑,叶修被他笑得窒了窒,别开脸,轻声说:“不过也无所谓,反正真人都在身边了……”


  那一瞬间,王杰希想走过去把叶修抱在怀里,好好地亲亲他。


  但他没有这样做。


  他们逛了一圈蜡像馆,离开之后,王杰希就给叶修买了一杯加了冰的抹茶味奶茶。他不太懂年轻人的喜好,只知道抹茶味道不这么甜腻,于是就买了一杯抹茶奶茶,还被叶修取笑了一阵。笑归笑,叶修却还是使唤着他,举起杯子来。


  然后凑过来,轻轻张开嘴,把吸管叼入口中。


  王杰希那时候听见周遭有人对他们指指点点,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他腮边青筋微起,面色微黑,但瞪叶修抬起头来,他又恢复了表情与神色,叫了他一声:“叶修。”


  “嗯?”


  “我妈,还有你爸妈……”


  叶修歪歪头:“嗯?”


  王杰希张了张嘴。


  但无论如何,那句“不允许我们在一起”,就是说不出口。


 


  他们还未向家里出柜,但早有察觉的父母已经找上了门。


  先上门的是叶修的母亲,这位母亲比他想象中要温柔美丽,但也比他想象中执著,前后找了他无数次,劝说无用之后,上门的就是他自己的母亲。


  “你想想你能给人家叶修什么呢?”


  “他什么家庭你什么家庭。”


  “你们不能结婚,不能举行婚礼,不可能有后代。”


  “你们的感情是没有任何保证的,律法不会保护你们,你们之间也没有任何所谓爱情之外的维系,哪一天说不爱了,说腻了,就……”


  “就没有未来了啊。”


  “我知道你会说你们会永远在一起,年轻时候谁对感情没点信心呢?”


  “那我直接问你吧……”


  “你希望,你喜欢的人,永远活在外人的指指点点下吗。”


 


  你希望叶修走在路上不敢牵你的手么。


  你希望叶修在外人眼中永远是个叛逆不懂事的家伙,少时离家出走,大了孤身不娶么。


  你希望叶修永远得不到一个完整的、正常的家庭么。


  你希望你喜欢的人,除了你之外,什么都没有么。


 


  王杰希早就过了那种,“我爱的人只要有我就好”的年纪。


 


  于是,叶修得不到他的回答,弯起眼睛问他这么热的天出门干啥的时候。


  他张开嘴,轻轻地说:


  “来分手。”


  那一瞬间,叶修的表情肯定不好看,他也没敢看。


  他把目光放得远远的,错过叶修的肩头,看着远方的人群,看着远方天空里漂浮着的巨大气球,看着更远的天际没有一丝云朵的天,就是不看叶修的脸。


  他只听见叶修淡淡地“啊”了一声。


  然后叶修直起了身子,问他:“我爸妈……还有你爸妈,说了什么吗。”


  “……王杰希,你看着我。”


  “你现在这个样子,你现在这个决定……是为我好么。”


  “你以为?”


 


  ……你以为?


  双腿重得像是灌了铅。


  王杰希拖着步子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没走多久,他就停了下来。


  不远处的花坛边,站着一个小男生。


  小男生伸开双臂拥抱未知的空气,他的脸上戴着眼罩,王杰希和每个行人一样看不到他的脸,但他能看见对方白色的T恤上写的字——


  我是同性恋,你可以抱抱我么。


  王杰希站在原地看了许久。


  日阳里,男生额际冒汗,来来往往的行人匆匆走过,有的看了他一眼,有的不愿意对一个陌生人施以半分目光,但——


  还是有人走过去,看了看他衣服上的字,然后靠近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


  王杰希下意识地靠近。


 


  “加油哦……”他听到有个身材小巧的姑娘在抱了抱那个男生之后,语调温软地对他说。


  “很勇敢啊小伙子!”他也听到提着菜篮子的大妈笑吟吟地夸赞。


  “我也是个同性恋啊我喜欢的姑娘都不喜欢我,我只能难过地抱抱你啦……”还有打扮帅气的妹子对他说。


  “希望你找到一个,能够和你一样勇敢的人,”他看见一个男人走到男生身前,抱了抱他,“和你一起勇敢地面对这世间所有的流言蜚语,和你一起面对来自所有亲人的不理解与反对,”那个男人笑意温和,“只要你钟爱的人也钟爱你,就没有什么过不去。”


  王杰希下意识地搓了搓指尖。


  头顶日阳高照,辣得有点过分。


  他后退了一步,注了铅的腿倏然轻盈起来,他转过身,毫不犹豫地向来时的方向奔去。


  马路上,一辆又一辆车与他同行,一辆又一辆车与他逆行。


  人行道上,一双又一双恋人与他擦肩,一个又一个独行着与他照面。


  阳光底下的一切都那么清晰。


  蒸腾的热气,高大的行道树,奔流的人群,来不及融化的冰沙,素净的太阳伞,以及——


  以及就算热得冒烟,也不想同身边人松开的、交握的手心。


  王杰希跑得满头大汗,他来不及看顾脚下,一脚踩空在人行道边,踉跄了一下,感觉膝盖有些疼,但他也不曾停下,往来时的方向奋不顾身地跑去——


 


  那片树荫下,穿着白色衬衣的男人靠在粗壮的树干下,抬头看着枝叶外的太阳。斑驳的光落在他的面颊上,像是在代替王杰希做他今天一直想做而未做的事情,轻轻地,亲吻他的——


  “……叶修!”


  王杰希喘着粗气,叫出了他的名字。


  一直未曾走开的人闻声一顿,缓缓地转过头来,看着他:“……王杰希。”


  王杰希挺直了背脊。


  他胸膛起伏,双腿酸软,但他还是挺直了背脊,走到叶修身前,粗粗喘了几口气后,笑了笑:  “……我很抱歉,刚才。”


  叶修也笑了笑,从树干上抽离自己的身体,站直了,笑说:“混账话一辈子只能说一次。”


  “……”王杰希定定看着他,“以后,再也不会说这种话。”


  “嗯,”叶修伸出手,撩了撩王杰希发梢的汗:“我这辈子就这样苦逼兮兮地站在路边等过你一个人啊。”


  “……抱歉。”


  “等待也只有这么一次。”


  “我保证。”


  叶修松开了肩膀。


  他伸手拽住王杰希的衣襟,凑近过去,把额头抵在对方的颈窝深处,轻轻地哭出声音来。


 


 


FIN。


 


  向左走,向右走。


  向你走。

评论

热度(2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