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他从容优雅的表皮下,藏着一颗宠辱不惊的心。
可爱极了。

【all叶】狼人与小女孩

悠悠堇:

        叮——


        群主已解除全员禁言


 


 


        ***


 


 


 


        “来吧,狼人杀。”


        吃完晚饭,楚云秀组个局,除去今晚有事的李轩,大家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围成一个圈,开始培养彼此之间的队友情。


        “我有一个想法。”


        张佳乐举手。


        “请讲。”楚云秀伸出一只手示意他有话直说。


        “你说要培养团队默契,可这游戏不是以骗人为最终目的,怎么能培养默契?”


        “这你就有所不知,骗着骗着默契自然就有了,在欺骗中培养信任,多么伟大的课题。”


        “……”


        张佳乐服。


 


 


        十三个人,一名法官,四名普通村民,四名神职,四名狼人。


        楚云秀这次在神职里安插了一张特殊牌,小女孩牌。


        小女孩可在狼人夜晚讨论时睁眼偷看狼人身份,一旦被发现可以立刻被杀死。


        剩下的三张神牌分别是猎人、女巫和预言家。


        “这小女孩也太作弊了吧。”孙翔道,“这算是bug了吧?”


        “小女孩很容易被发现的,百分之八十的小女孩都会在第一晚被狼人发现然后杀死的。”


        楚云秀解释道,“想在夜晚偷偷睁眼还不被发现其实挺困难的。”


 


 


        接着楚云秀发牌,叶修看牌,发现自己是小女孩。


        叶修不动声色,一点也不挂相,倒是坐在他对面的唐昊选手一看就不是普通村民,脸上露出一种“我是一个有身份的人”的表情。


        楚云秀不幸拿中法官牌,无法参加游戏,整个人不阔落。


        她点了个香薰蜡烛放在围坐着的人中间,自己苦逼兮兮地坐到了大灯开关键下但还不忘给自己加戏:“我的眼中容不得一点沙子,请除小女孩以外的玩家千万不要存在侥幸心理,偷看的人会被我挂墙头。”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楚云秀,你以为我们是那种没有职业道德的玩家吗,作弊这种事我们干得出来吗你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


        楚云秀道:“我这不是趁着游戏没开始多说几句话吗,等游戏开始了我就没有发言空间了好伐。”


 


 


        “天黑请闭眼。”


        “小女孩请睁眼,以便法官确认身份。”


        叶修睁开眼,朝楚云秀那边眨了两下,楚云秀对着这个小女孩沉默两秒,然后道:“小女孩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叶修闭上眼,然后在狼人交流间悄悄把眼皮掀开一条缝,结果正好和王杰希对上了眼。


        在昏暗的烛光衬托下,叶修被吓了一跳。


        王杰希却好像根本没发现他睁眼一般,继续和他的狼同伴们打手势。


        叶修不确定地盯着王杰希猛瞧,而王杰希那双极具别样魅力的双眼似乎也在看着叶修。


        确认过眼神,是比较吓人的狼。


        叶修见好就收,发现了一匹狼人就赶紧闭眼,没有再多看不应该看的东西。


        然而让叶修有点搞不懂的是,理应看到他睁眼的王杰希似乎完全没注意到他一般,也没有提醒他的队友,更没有在第一晚就杀死小女孩。


        天亮后宣布死讯,死的是张佳乐。


        张佳乐死得冤,更冤的是女巫没有救他。


        一般来说,女巫在十二人局的第一晚都会开药救人,不救的几率很小。


        张佳乐觉得女巫一定是和自己有仇,于是离场时还要揪着叶修的领子摇晃:“女巫是不是你!我就知道一定是你!”


        叶修,冤。


 


 


        开始竞选警长,叶修说自己是预言家,昨晚查杀的是王杰希,暗中朝真预言家抛话,让他藏着别出来。


        奈何这局的真预言家是孙翔,他完全没有听明白叶修的话中话,只觉得好得意,他不仅昨晚查杀到了喻文州,而且还抓到了叶修这匹悍跳预言家的小坏狼,就差没仰天长笑再大吼一句“叶修你总算栽在我手里了吧”。


        孙翔一脸可惜地对着叶修摇头:“没想到吧,我才是预言家,今天先出喻文州,晚上就让女巫把你这个小骗子给毒死。”


        叶修:“……”


        这孩子是真的没救了吧。


 


 


        当代表权力的警徽交到叶修手里的时候,孙翔整个人是懵逼的。


        “为什么?”


        孙翔崩溃,“我才是全场唯一真正预言家啊。”


        冷酷的法官楚云秀道:“请玩家在轮到自己发言前不要说话。”


        孙翔:“……”


        靠,狗屁国家队,叶修的后花园,针对新人,罔顾事实,没有王法了都。


 


 


        第一轮发言开始,孙翔疯狂表达自己才是真的预言家,叶修只是在妖言惑众,你们这些愚民都被他这张干净的小白脸给骗了。


        “孙翔,请不要对选手进行语言性骚扰。”


        楚云秀做出相当公正的判断。


        孙翔的脸霎时红了:“性……我没有!这……游戏里的事,怎么能叫性骚扰呢。”


 


 


        叶修原本想着自己假跳预言家帮预言家挡刀,女巫还能救自己一晚,自己还能偷看一晚,所以发言中也隐隐在暗示预言家自己的小女孩身份,谁能想到好巧不巧预言家是一根筋的孙翔选手,根本没意识到叶修在跟他递话。


        叶修不由叹气,想着如果预言家是喻文州或者王杰希之类的,那一定立刻就懂他的意思了,哪会像孙翔小同学这样一副被迫害的样子。


        更可怕的是,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位还都是他的对立面,一匹昨晚被他看出来的狼,还有一匹被孙翔查杀的狼。


        叶修有点心累。


        但他还是做出总结发言:“今天一定要出我的查杀王杰希,至于孙翔,女巫先别毒他,今晚一定要开解药,我猜狼人今晚就会来刀我。”


 


 


        孙翔听着叶修这话,觉得叶修隐隐有些维护他的意思,他心想着,这叶修是不是因为抢了自己的身份感到有些抱歉。


        哼,就算你这样哄我,我也不会原谅你。


        孙翔得意地觉得自己在这段关系中占了上风。


        叶修看孙翔这表情,就知道自己的第二次递话也没能让孙翔明白他的身份,瞬间心更累了。


 


 


        王杰希几乎被全票出局,离场前法官让他发表遗言。


        王杰希看着叶修,意有所指:“辛苦你了。”


        孙翔在那儿傻乐,心想自己又抓到他们的把柄了,这王杰希一点反抗意识都没有,这两人说不定是狼查杀狼,黑吃黑。


        这么想着,孙翔立刻觉得王杰希死得该。


        叶修看着孙翔那一脸洞悉真相的样子,不由想投奔敌营,苦是真的苦。


 


 


        第二晚,叶修再次偷偷睁眼,对上的是似乎早就在等着他的喻文州,喻文州笑着看他,一副等着他自投罗网的姿态。叶修这下有恃无恐起来,女巫还有一瓶解药,他今晚要看就要看个全面。


        另外两匹狼人,居然是肖时钦和张新杰。——这还让一般玩家怎么玩游戏?要是没有伟大的领队叶修的带领,还不得被玩死?


        三匹狼在烛光摇曳下同时盯着叶修,叶修确认过眼神,这三个都不是人。


        当晚,叶修果断被刀,女巫果断开药。


        第二天早上,女巫苏沐橙挑明身份,说自己救了叶修。


        孙翔还在嚷嚷这分明是狼自刀,在骗取女巫的解药。


        等到叶修发言的时候,他以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了孙翔一眼,然后交代了一切,包括自己的小女孩身份,包括自己的挡刀行为,以及对孙翔的战术素养感到相当痛心。


        孙翔:“……”


        叶修:“今天我们一起把喻文州投出去,晚上女巫毒肖时钦,白天再把张新杰公投出局,然后就赢了呗。”


 


 


        狼人阵营选择交牌,本场狼人杀十分儿戏地结束了。


        孙翔感到十分丢人,拒绝参加下一场游戏。


        而叶修也有一个疑问,他问狼人朋友:“为什么第一晚你们没有刀我?”


        王杰希道:“因为狼人喜欢小女孩,不舍得杀。”


        叶修哧哧地笑了两声:“狼人是喜欢吃小女孩吧。”


        “是啊。”


        喻文州往叶修旁边一靠,意味深长,“狼人最喜欢吃小女孩。”

评论

热度(9927)

  1. 墨汐墨悠悠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