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修

沉迷all叶,周叶,黄叶,双叶,乐叶。
另少量双花叶和白起。

【all叶】 千秋一寸心 11

好梦留人睡:

1.私设严重,ooc


2.星际,不啪啪啪也不生娃的abo


3.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4.tag“all叶千秋一寸心”



冯宪君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搁浅的鱼。


 


他嗓子干的像是几百年没碰过水的干涸土地,他头痛欲裂,费尽全身力气才把眼睛睁开,他抬了抬手,医疗舱的舱门自动打开,冯宪君转了转头,看到叶修正坐在他身边,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看到他醒了,眼神里带上了些显而易见的惊喜。


 


冯宪君将床背升高了些,又从医疗舱舱壁上将水抽了出来,喝了两口,然后艰难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宪君一动不动的听叶修说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手一直无意识的抓着身上的被子,等叶修停下来一会之后,他才慢慢的说道:“我……和泽涵,和成龄,是军校的同学……”冯宪君垂下眼睛,盯着自己的手。


 


“泽涵一直都是那个脾气,炮仗一样,一点就炸,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刺儿头,打群架顶撞教官,回回这种事都少不了他。成龄啊……成龄就不一样,成龄性子稳妥,有他在,无论是野外考核、太空实操还是实战演习,从来都不会出岔子,他就跟一定海神针一样……”冯宪君看着湿了的被子,没抬头,“后来我从军又转去从政,虽然不在一处了,却一直没断了联系,我官场失意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就一直约酒,他们开解我。泽涵是个……是个狗嘴吐不出象牙的东西,成龄就不一样,说话句句都在点子上。我这个人,你也知道,没有婚姻缘,恋爱总是不顺,但他们两个小子,嘿,这才奇怪,都顺顺利利的结婚,生娃,这把我气的。然后你看这性格也遗传,少天,就像泽涵,活泼,小别就像成龄,沉稳。”


 


冯宪君慢慢的抬头,看向叶修:“我和成龄认识得有一百年了,我自认他就是放个屁我都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小别死在东乡,尸骨未寒啊……他为什么呀?他要干什么呀?过去的这一百多年,在他眼里我们……究竟算是个什么呢?”


 


叶修不知道怎么安慰冯宪君。


 


他只能捏住冯宪君的肩膀,盼望这能给他带来些力量。


 


身为冯宪君,他可以为故友哀悼,可以悲伤,但是身为联盟主席,他必须站起来。


 


 


 


冯宪君喝了点水,吃了点东西,勉强能站得起来,就要求立刻开一次作战会议。


 


需要解决的问题太多了。


 


“和其他星舰、和微草的通讯情况如何?”


 


方锐苦着张脸,摇了摇头:“全都中断了。瀚海是我们的指挥中枢和通讯中枢,所有的通讯线路都是经过瀚海的重重加密的,瀚海的对称密钥每百分之一秒变换一次,破译的难度极高,如果仅仅是一条通讯线路,七杀或者其他人工智能还能勉强应付一下,但是数百条通讯线路,每一条的密钥都不同,在短时间内同时破译它们的密钥……”


 


“是一个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


 


冯宪君揉了揉太阳穴,“小关,那个病毒的情况呢?”


 


关素道:“因为之前……”他因为不知道如何称呼叶修而卡了个壳,局促的揉了揉头发,才继续说道,“叶……公子说,病毒可能通过性行为传播,来源可能是抑制剂。所以我们立刻检查了市面上通用的几种抑制剂的成分,得出的结论是……”关素从全息投影中抽出一个抓在手里,“这是十二个月前,也就是去年十三月,联盟新研发的抑制剂,R-3型抑制剂。在正式投入生产之前,已经经过了三年的检测期,但是我查了一下这种抑制剂官方的数据,发现和我们检测出的成分有很大程度上的不同。”


 


“所以问题就是出在这种抑制剂的身上?”


 


“我想是的。”


 


“这种抑制剂的普及程度如何?”


 


姜路在一旁脸色严峻的答道,“非常高,起码在第三星系,这已经是最普遍、使用率最高的抑制剂了。大家都知道,抑制剂是公益性药品,只要凭借终端的身份证明,所有人都可以免费领取……而且要命的是,这种抑制剂非常受欢迎……”姜路还是个单身汉,脸皮又是出了名的薄,提到omega的发情期问题,难免有些尴尬羞涩,更何况在场的还有个刚刚成年的少年omega,姜路一时有些窘迫,支吾了一下,才继续道:“据说这种抑制剂是可以通过精准的控制剂量来控制效果的。它是口服药片的形式,吃四片可以完全抑制发情期,吃三片和两片可以适当的推迟发情期,吃一片……呃……好像是能够缓解omega在发情期间带来的身体酸软阵痛的不适现象。”


 


“由于它的这种可以减少发情期不适的这种功效,即使是已经拥有伴侣,不再需要抑制剂的omega们也经常服用这种抑制剂……所以……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基本上只要在十二月内进行过性行为omega都受到了这种病毒的波及,而自然,也有与之相对的alpha和beta受到影响。”


 


说完之后,姜路挑着眉毛磨了磨牙,“早在两百年前,就应该推广人造子宫,把人类这该死的分娩、孕期结束掉!”


 


冯宪君看了他一眼,安抚的拍了拍他的手臂,道:“现在感染这个病毒的人们,有没有出现死亡病例?”


 


关素摇了摇头,“目前还没有。”


 


冯宪君点了点头,“你们医疗组辛苦了。”


 


关素又说道:“还有一件事……就是由黄少天将军带回来的那个兽人,叫翟青的那个,他好像快不行了。”


 


冯宪君和叶修俱是一愣,冯宪君问道:“怎么回事?”


 


黄少天答道:“把他带回来之后,审讯一直是我负责的。他一直一言不发,我试过药物方式和刺激大脑的方式,希望能迫使他说出些情报,但是……没有效果。但是我没有使用危害到他生命的方式,他虽然绝食,但我们强制给他注射了营养液,可他的身体一直在衰落,是肉眼可见的,他的皮肤……甚至已经衰老到开始褶皱,现在他基本上一天都处于昏睡的状态。”说到这,黄少天不解的耸了耸肩,“他难道水土不服?”


 


关素接着说道:“我提取了他的细胞。关于叶小公子反应的,硬化到一定程度的身体组织,我们目前还无法从基因学上分析出它的成因,但是这些细胞的新陈代谢很快而且生命很短暂,这可能也是翟青的身体情况为什么会恶化的这么快的原因。”


 


冯宪君沉吟了一会,道:“把这件事先搁在一边吧,医疗组还是把精力先放在病毒身上。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先恢复我们和各个星舰的联系,瀚海……瀚海已经不在了,必须要抓紧时间建立新的通讯网,原来的通讯线路就不要了,直接重建。”冯宪君摸了摸下巴,“老黄,目前雪国上没有受伤、没有受感染的少将以上的军官,一共有多少人?”


 


黄泽涵答道:“雪国上一共有少将158人,其中103位受到了感染,中将43人,其中29人受到了感染,上将8人,除掉我和贺将军,都被感染了。”


 


冯宪君从终端里调出他们的撤离线路图,“我们一共组织了六次撤退,一共调用了大概七万多艘民用星舰……这些星舰目前和雪国都失去了联系,包括微草,也与雪国断联了,所以当务之急是重新建立起通讯线路,使用新的对称密钥。”冯宪君顿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大家都知道,刘成龄将军叛国了。”


 


会议室鸦雀无声。


 


冯宪君轻轻的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所以其实现在我心里有一个疑问,”冯宪君扫视着在座的每一个人,“我其实不知道该信任谁。敌人打入我们的内部打入的太成功了,让我难以用我的经验、我的情感来判断到底谁才是我的朋友、我的战友。论友谊,论交情,我与成龄相交百余年,我们认识的时候,在座的各位中很大一部分还没出生……论地位,联盟里比刘将军还显赫的人也不多了。”


“可是即使如此,他还是叛国了。”


 


“可我也只能信任大家。我只有大家。”


 


“我信任大家愿意保卫联盟直至最后,信任大家对人类保有纯粹的赤诚和忠贞……”冯宪君说到这,微微动容,“还剩下的55位少将和14位中将,请拷贝一下七杀的通讯密钥,恐怕要劳烦你们做一回传书的鸿雁了。”


 


冯宪君刚说完,叶修就举手道:“主席,可不可以算我一个?”


 


 


散了会,叶修一直跟在冯宪君后头,到走回房间,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冯宪君回到房间,把外套扔在一边,坐在床边,然后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道:“你过来坐。”


 


叶修走过去坐了下来。


 


他们父子难得离得这么近过。


 


冯宪君其实有一瞬间的恍惚——原来他已经长这么大了。


 


叶修长得很好看,omega本就多出美人,他则是在omega中也少有的好相貌,小的时候长得就粉雕玉琢,像是个会发光的雪娃娃。他从小就早熟,像个小大人,做什么事都有条有理思路清晰,反倒让冯宪君不太好意思像个怪叔叔一样亲近,而他自己又是个alpha,叶修年纪愈长,他便越注意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叶修十几岁之后就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再后来又是上学,很少回家,到战争爆发前,他们两个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吃过饭了。


 


冯宪君握住叶修的手腕,轻声道:“叶修,你长大了,你成年了,按理来说……做父亲的,到这个时候似乎也该放手了,不应该再干涉你的任何决定。”


 


叶修安静的坐着,看着冯宪君的眼睛。


 


冯宪君的手松开复又握紧,“可是……可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是战时。病毒爆发之后,雪国和微草的护卫队直接减员了一半以上。关于你……不止一个人跟我讲说要提拔你,战时就是这样,最需要的就是年轻人,只要有能力。”


 


冯宪君拍了拍叶修的肩,“但是你爸爸我还算有点能力……我是联盟主席,只要你想,只要你愿意,只要人类还有方寸生存之地,爸爸总还是能庇护你一时。叶修……我是人,我有私心,我……我不希望你去战场,你明白么?”


 


叶修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靠上冯宪君的肩膀。


 


他忽然回忆起了他的生父。


 


他其实一直记得叶屠苏的样子,记得他带点橄榄绿的眼睛,记得他栗色的头发,记得他抱着他和叶秋的手臂,记得他低沉却时常明快的声音。


 


如果他活着,他会是个什么样的父亲呢?


 


他或许没有冯宪君这么细腻,也没有冯宪君这么八婆,但是……


 


都会这样爱他吧。


 


 


可是他终究还是要走的。


 


 


 


因为是紧急任务,所以分到具体任务后,就要立即出发。


 


出发之前,冯宪君递给了叶修一套军装。


 


“穿上吧。”


 


与军校生深绿色的军装不同,正式军人的军装是如茫茫宇宙一样的深蓝色,象征着少将军衔的一颗金星在肩章上闪着内敛的光芒。


 


那块从塔林带回来的石头被叶修珍重的放到了衣服内怀兜里,他看着镜子里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自己,鬼使神差的,他把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处:


 


他没念过这样的誓词,联盟伊始,他就是联盟元帅,因为彼时战争还未休止,也没搞什么乱七八糟的就职仪式,至于参军宣誓仪式,他只是听军校的同学这样说过:


 


“我宣誓,忠于联盟宪章……”


 


叶修顿了顿,皱了皱眉头,然后有点无奈的笑了。


 


“完了,想不起来了。”


 


但意思我都懂了。


 


 


“……忠于联盟,恪守不渝,绝不推诿,尽忠职守,我志愿为联盟奋斗终生。愿为联盟献出一切。”


 


……


 


“宣誓人,许博远!”


 


“宣誓人,刘小别!”


 


“宣誓人,高英杰!”


 


……


 


“宣誓人,苏沐橙。”


 


“宣誓人,陶轩。”


 


“宣誓人,叶秋。”


 


 


“宣誓人,叶修。”


 


 


 


“如果历史是一本卷帙浩繁的书,那么联盟历515年11月31日开始,它进入到了一个崭新的篇章,这之中有无数英雄、枭雄、小丑,写满了无数眼泪、悲痛、挽歌,苦难与辉煌成为因果,又纠缠不休。”


 


                       


                                 ——《联盟史·烽烟再起·大时代》


   


 


 


叶修要出发前,冯宪君交给了他一样东西。


 


“这是‘希望’撤退之前制造出的最后一个人工智能,还没来得及决定把它交给谁,如今……就交给你吧。”


 


叶修接了过来,看了两眼,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冯宪君笑了笑,“却邪,斩妖除魅者,却邪。”


 


叶修点了点头,然后他看了看冯宪君,也没顾忌冯宪君身旁的其他人,紧紧的抱了冯宪君一下:


 


“爸,不用担心。”


 


 


 


等叶修等人驾驶的所有小机甲都已经消失在茫茫宇宙中,冯宪君一等送行的人才渐渐散去。黄泽涵看了看冯宪君的表情,揽住冯宪君的肩膀晃了晃:“我跟你讲,老冯,不要太担心啊,我知道你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但是你儿子头脑、能力,一样都不缺,你可以多相信他一点。”


 


冯宪君苦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我不是没做好心理准备。我……我当年刚刚收养他几个月,我就知道……”


 


“我绝非是能作为他归宿的小星球……他总是要飞往他的宇宙。”


 


 


 


与其他人的任务略有不同,叶修的任务是他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返回第三星系腹地,和依旧在前线战斗的微草取得联系。


 


叶修选择了最快的跃迁路线,可以在三天之内赶到前线——只不过需要连续跃迁302次。


 


设置好航行路线后,却邪立刻就说道:“哇,这岂不是要颠死了!”


“我认为我们有跃迁保护模式……而且你又颠不着。”


 


却邪的外貌形象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听完叶修的话他煞有其事的摇了摇手指,“错错错,驾驶员,你这么想就错了,跃迁保护模式确实能降低颠簸感和呕吐感,但是这302个跃迁点里有十一组连续跃迁点,连续跃迁点的颠簸程度可跟普通的跃迁点不一样……你看你看,来了来了,这组连续跃迁点有九个!


 


“开始啦!云霄飞车!”却邪惨呼一声。


 


但过了两秒,却邪发现,或许连续跃迁确实是颠吧,但身为人工智能,他感觉不到,可这……他这驾驶员也没受影响啊。


 


这怎么练的下盘啊。


 


却邪撇了撇嘴,干巴巴的说道:“好吧,你开心就好。”


 


这人工智能戏好足啊……


 


虽说叶修没像普通人一样,跃迁的时候站都站不稳甚至还会吐,但跃迁还是会给他带来些许的不适,因此,叶修让机械手给他递了一瓶薄荷味的提神水。却邪在一旁好奇的打量了他几眼,然后问道:“大美人儿,你真的是个omega么?”


 


叶修一口薄荷水喷了出来。


 


“……什么美人儿,你这词库不行啊,帅哥,帅哥懂么?”


 


却邪倔强的摇了摇头,“我不,根据我的逻辑运算,你应该被叫做美人儿。”


 


“小孩子家家的,乱叫什么。”


 


却邪的虚拟外貌比叶修矮一个头还多,他昂了昂头,道:“我才不是小孩子,”他狡黠的笑了笑,“严格来说,我还是个婴儿,毕竟我一个多月前才出生。”却邪贴到叶修身旁,问道:“所以,你真的是omega么?”


 


“不然呢……如假包换。”


 


却邪诶了一声,然后绕着叶修走了一圈,道:“可是你真的和普通omega一点都不一样啊……”


 


叶修好久没和不熟悉的人工智能这么聊过天,一时之间也来了点兴致,道:“普通的omega是什么样子?”


 


却邪眨了眨眼睛,“普通的omega,不会像你一样,这么爽快自然的承认自己是个omega。”却邪坐在驾驶面板上,“omega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性别名词了,它被代表了越来越多的东西,性、对弱势群体的关怀、政治正确……于是omega也变成了一个特别的名词,有人以此为荣,有人以此为耻,有人羞于承认,有人以此标榜自己,所以你坦然的别具一格。”


 


叶修看着却邪,忽然问道:“那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


 


却邪歪了歪头,“我一直觉得人类真的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生物了,我比较蠢,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是你们人类才会思索的东西。”却邪看着叶修,似乎犹豫了一会,然后说道:“我是自主性很高的人工智能,我的制造者们只给我设定了最基础的逻辑库和命令库,我的性格和思维模式不是被设定出来的。”


 


叶修点了点头,看上去并不在意:“看得出来。”


 


却邪抱住自己的膝盖,有点好奇:“你看上去并不惊讶。”


 


因为一叶之秋曾经也是这样的。


 


叶修两手的手指点了点:“我一直觉得人工智能更像是人类制造出的一面镜子,镜子中映衬的是人类渴求的自己,但是渴望成为更好的人和想成为不可能存在的‘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所以才会有卫国战争……我一直非常支持合理的探索人工智能的开发。”说到这,他低下头,“可合理的标准一向难以界定,但我觉得你仍在界限内。”


 


却邪听完他的话,笑嘻嘻的凑近了他一点,“看不出来啊美人儿,你还是个未来学家。”


 


叶修:……


 


他收回刚才的话。


 


却邪看他面无表情,朝他吐了吐舌头,“喂,你真的好无趣啊……”


 


叶修不置可否。


 


却邪似乎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他看叶修不跟他斗嘴,就跑到窗边,开始一心一意的欣赏起宇宙来。


 


其实说欣赏也不尽然,宇宙本身并不是什么具有观赏性的景色,除了幽暗还是幽暗。人在陆地上仰望星空,总觉得繁星满天,似乎要洒出宇宙这块幕布之外,然而身在宇宙,方才发现宇宙的宏伟奥妙,再巨大的行星依旧不过是宇宙中一粒渺小的尘埃。


 


然而人类就是自尘埃而来。


 


人类的伟大和渺小,在宇宙中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新出世的土包子人工智能却邪看了一会,忽然问道:“美人哥哥,为什么呢?”


 


“为什么人类和兽人要有战争呢?”


 


“在地球时代,资源的有限和人类的扩张迫使人们走向战争,而宇宙时代……我们依旧不知道宇宙有多么的广阔,无尽的未知等待着人们去探索,为什么人类和兽人不能选择和平共处呢?”


 


叶修看了却邪的眼睛一会,眼神又越过它投向悠远的宇宙。


 


这其实是他曾在数年间一直迷惑不解的问题。


 


在血刺的两年时间,是让他身心都饱受摧残的两年,但也是他和兽人相处最近的两年。他们残暴,可似乎只是对人类残暴,阿尔瓦总是能想出各式各样的虐杀方式,可他对他的哥哥尼禄、对兽人一族,永远抱着让人肃然起敬的忠诚。大多数兽人士兵的日常生活也和人类没什么两样,同伴之间会打闹、开玩笑,对自我的道德要求很高,只有在面对人类时会脱下他们彬彬有礼的外衣。


 


叶修曾经认为这是集体主义之下,战争必然导致的结局和结果,而后来他发现,再去追索这场战争的源头已经毫无意义。


 


他看到太多年轻的生命被腰斩,看过太多美丽的景色毁于战火,看过太多幸福圆满的家庭支离破碎,在这场战争中,所有人类都身不由己。


 


“只有赢得战争的一方才有资格问为什么……却邪。如果不赢,我们永远不会知道这场劫难为何而起,又为什么偏偏被我们所承受。”


 


却邪点了点头,他细细地打量他的主人——为了节省能源,驾驶舱的主灯让他给关了,只剩下驾驶面板的光映着他的面庞,淡蓝的光只照亮了他的半张脸,带给他一种凄凉和凛然交织的锋利。


 


看向它的眼神却是温柔的。


 


“愿陪您战斗至最后,先生。”


 


 


 


“王不留行,‘微草’现在的情况如何?”


 


“左侧的推进引擎受到了损坏,但是还不影响使用,但是最外层的装甲损失的很严重,武器库也要用尽了……”


 


王杰希咬了咬嘴唇,心里可能是第一万次出现这样的念头:我今天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


 


王杰希一开始是抱着拖延时间和他们颤抖,给撤退的军民们争取时间,但是兽人们似乎并不急于去追赶,反而一心一意的跟他们缠斗起来。


 


微草打到现在,除去护卫撤退的平民的部队,王杰希身边只剩下不到五万人,这一周的连轴转下来,只剩下三万人左右。四天前,不知道为什么,微草的士兵很多都得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疯病,好不容易稳定了一点,和雪国又断了联系,王杰希不敢声张这个消息,怕乱了军心,但是自己却憋的心急如焚,每天都像是个被撩了屁股的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两颊肉眼可见的凹陷下来。


 


兽人这次出动的全都是轻型重甲和小机甲,机动性极强,对方的指挥官把这一点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微草’目标庞大,一时之间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现在第三星系已经成为了兽人的主场,微草反而像是客场作战,兽人的兵源补充的很快,驾驶员一直处于非常优良的精神状况,而微草恰恰相反,长时间的作战使微草的士兵都处于极度疲惫的边缘,近两天的站损比已经比五天前高出百分之五十。


 


王杰希搓了搓自己的脸——他已经不能再使用消除疲劳的药剂了,高英杰就是个活生生的反例。


 


想到高英杰,王杰希心里一痛。


 


高英杰的遗体还停放在微草上,然而,王杰希却连把他带回去的自信都没有。


 


“先生,又一轮了!”


 


王杰希强打起精神应对,却发现这次兽人的攻势换了个阵型,兽人的机甲组成了一条长龙,摇摆着向微草的机甲袭来。


 


不知道为什么,王杰希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


 


 


 


距微草舰不远,一架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小机甲内。


 


阿斯兰端坐在驾驶舱中,看着前线的战况,象征着皇族的纯金纹章在他的手臂上熠熠生辉。


 


“怎么样,刘成龄那边成功了么?”


 


他的人工智能‘百灵’语气带着点遗憾的回答道:“应该是没有,刘先生没有发来消息。”


 


阿斯兰看起来并不失望,“我就说,指望人类做成点什么事根本不现实。”


 


“不过也不着急,我们等了这么多年,不差这一时半刻,”阿斯兰伸了个懒腰,看向画面中央很显眼的微草舰,“猫抓老鼠的游戏我玩腻了,咬死他们吧。”


 


 


 


兽人的火力增强的很明显,而且要命的是,兽人机甲组成的长龙把微草的舰队截断成了几截,人数、人员精力上的巨大优势,让微草疲于应对这样的变故。这条宽而长的长龙就像是微草脖子上的一根绞索,已经越收越紧,微草大半的兵力已经被它绞了进去。


 


而王杰希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针对。


 


“嘭!”王杰希的手肘狠狠的撞上了驾驶面板,高承重力的的合金被王杰希撞的颤了两颤,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王杰希的脸颊淌了下来。‘微草’舰虽然显眼,但好在一直以来护卫的也算严密,然而这一次兽人的攻击让微草方寸大乱,原本细致坚固的保护链被撕出了一个口子,数不清的兽人机甲蜂拥而入——他们也不在意之后会不会被击中,只是专心致志的开始攻击王杰希和微草之间的精神链接。


 


王杰希精神阈值并不强,但他精神链接的稳固程度在联盟中首屈一指,换句话说,王杰希的精神力或许不是矛,但却是坚不可摧的盾。


 


然而现在无数支矛毫无间歇毫无缝隙的攻向这面盾。


 


王杰希已经无法正常的指挥甚至说话了:“啊————————!”王杰希大喘着气,咬着牙“王不留行,稳定剂和提神剂……”


 


王不留行急的要哭了,他有点六神无主的摇了摇头,“先生,不行,绝对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您想想小高……”


 


王杰希暴喝一声:“那现在要怎么办?舰上还有这么多机甲和士兵,你想要他们都交待在这么!”


 


如果人工智能有眼泪,王不留行现在一定已经哭了,“我们叫备用的驾驶员先生来接替先生你一会吧……”


 


王杰希一边拿头撞着驾驶面板,一边道:“这馊主意真不像你想出来的,我都这样了……柳非、梁方,”王杰希说到这,闭上了眼睛,“还在……还在包围圈里,这舰上还有谁能……掌握住微草的精神链接?而且现在……我……都要扛不住了,你让他们替我,和让他们送死有什么区别!”


 


王不留行无法反驳,它无法多次违抗主人的命令,眼看着机械手已经快要把稳定剂和提神剂送到王杰希手边。


 


突然,闯入微草保护链的机甲兽人机甲在一瞬间都被击落,微草的原本还像无头苍蝇乱撞一样的数架小机甲好像忽然都被人在天灵盖拍了一记醍醐灌顶,三魂七魄都归了位,居然把兽人撕开的缺口又都补了回来,而没了兽人的攻击和自己人的横冲直撞,微草的阵型也开始又慢慢的变得规整。


 


王杰希的压力骤减,剧烈的头痛立刻减缓,王杰希松开要打开稳定剂的手,挣扎着问道:“怎么回事?”


 


王不留行也有点意外,“啊……好像是有一架联盟机甲冲了进来……他……呃,他抢了我们机甲的精神链接,他给我们发了一个通讯请求,先生,要接么?”


 


“接!”


 


少年的脸很快跃进了屏幕。


 


王杰希眼睛看不太清,但还是准确的辨认出了少年的肩章——这让他很是怀疑,联盟的少将们他虽然认不全,但是他敢肯定,少将中从未有这么年轻的。


 


叶修也察觉出了他的不信任,连忙提着语速道:“我是新提上来的,将军,瀚海被毁掉了,您和雪国的通讯一定也中断了吧,我是来帮助恢复通讯的,将军我可以断开和我机甲的精神链接,由你来接管,如果你觉得不信任我的话。”


 


王杰希脑子还浑着,把这段话消化了一会,才明白过来。他心头巨震之余又心下叹息道:我现在哪还能再承担一份精神压力呢。他看着被少年控制的几架机甲自如的战斗,又想:他这种精神状态,如果真想对微草做什么,我现在这纸糊的精神链接能挡住他?


 


于是王杰希挥了挥手:“收发口打开了,你进来吧。”


 


与此同时,王不留行失声道:“将军,他们又增兵了!!”


 


银色的机甲群如江如瀑,仿佛银河泻地,潇洒的冲入本就已经被兽人的长龙绞住喉咙的微草舰队。无数的炮火不要命的倾泻在微草残破的舰队之上,微草的机甲几乎已经完完全全的融入这片火光。


 


王杰希只觉得炮火白的灼眼,他语无伦次的对王不留行说道:“王不留行……我们……我们去,我们过去,我们想办法……救救他们,我们……”


 


一只手撑住了王杰希摇摇欲坠的身体,王杰希侧过头,发现那个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他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行,将军,我们要撤退。”


 


王杰希愣了一下,然后发疯了一样的用尽全身力气甩开了他,“你在放什么屁!!”


 


叶修不为所动,接着说:“现在撤退,还在包围圈里的微草舰队一定会尽全力拖住他们,为‘微草’争取到跃迁时间,如果现在不撤,等到兽人掉过头来就来不及了!微草是主力星舰,微草上面还有那么多士兵,微草旁边还有这么多机甲,将军!现在能保住多少就保住多少啊!这样才是现在最合适的选择!”


 


王杰希推了叶修一把,“我不管什么不合适合适的选择,微草从不放弃任何一个人!”


 


如果不是王杰希现在的精神屏障太过脆弱,叶修可能会直接抢夺微草的精神链接。


 


如果能保住所有人……如果能让所有人都不必死,让所有人都活下来,谁又不想呢。


 


叶修揽住王杰希的肩膀,“将军,将军,将军你知道的!你明白的!”


 


你知道你救不了他们,你知道你应该下最合适、最正确的那个决断,你知道的。


 


即使它让你痛彻心扉。


 


仿佛刻意为之,柳非的通讯就在这个时候被王不留行切了进来,由于各种因素的干扰,柳非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失真:“将军……将军……我和梁方,冲不出去了,将军。将军你们……滋拉……你们快走吧……滋拉……将军保重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王杰希狂暴的吼着,他抓着叶修的肩膀,手已经要陷进叶修的肉里,“我不想走!我不想撤!我愿意、我可以……”王杰希泪如泉涌,他看着面前的人,大吼道:“我可以死在这里,我不想走啊!这都是我的兵啊!!”


 


叶修看着王杰希,喉头也有些哽咽。


 


然而,这种时候,这种时代,生死有时并不由你。


 


就像他一样,他可以为叶秋死一万次,可最后还是只能为联盟死一次。


 


叶修抱住王杰希,道:“将军,把精神链接,交给我,你……你休息吧。”


 


不要看,不要听,如果能忘记最好,今日牺牲于此的人们,不会介意你的遗忘。


 


 


王杰希最后被叶修打晕了,王不留行并没有阻止他,反倒是在他接过精神链接之后轻声道了谢。


 


‘微草’舰就在数架还能战斗的机甲的拱卫下,缓缓向跃迁点驶去。


 


“随机炸毁附近的小行星,炸毁的越彻底越好,他们都驾驶的是小机甲,机动性太强了。”


 


叶修看着远处依旧不断闪烁的炮火,心中明白,微草人,已经开始用生命唱出一首最后的战歌。


 


他一时仿佛听到了清晰的歌声:


 


无论如何、无论如何。


 


我们或许要踏上不同的旅程。


 


然,我心永恒。


 


我心永恒。


 


 


 


 


 


 


————————————————————————————


依旧万字更新


庆祝大家高考结束!


所以我会不会收到多一点的评论……可怜巴巴的伸出碗(气若游丝)


 


 

评论

热度(1214)